或許,你有比加油加三百更高級的選擇 – Jaguar XE P300 R-Dynamic 的週末旅行

星期六的清晨六點,被自己的打呼聲吵醒。
看著窗外的雷雨,潮濕的空氣或許就是打呼的元兇。

文 / 圖 : 後座男孩 Dino

腦袋轉呀轉的,試圖在滿是材料的冰箱中拼湊出健脾祛濕的菜色。
但不順的代謝使人難以集中精神、腦筋不利索,我轉頭撇見了擱在桌上的 Jaguar XE 鑰匙。

『去台南吃炒鱔魚好了。』
黃鱔滋陰清熱、祛風通絡,是去除體內濕氣的上等食材。
簡單收拾好行李,走向車庫。
出發前,我蹲在車前盯著他的日行燈看了許久,相較於小改前日行燈條與肩線那叫強迫症換著看了渾身發抖的不連貫線條,小改款的 XE 終於將他倆連在一起,從頭燈出發,沿著肩線繞過行李箱蓋上的小鴨尾再回到車頭,有始有終的視覺延伸感,看了直叫人喊舒服。

Jaguar 處理產品中期小改款的設計上,方法與其他廠家並無二致,就是改改頭尾燈、修一修外包圍、調整一下內飾與更新車用科技,但手法,卻高明了許多。
原廠表示他們在重新設計這台車時,參考了來自各方車主與媒體的建議-或是抱怨,因此,XE 的第一次小改款下了很多工夫。

除了健身有成,彷彿體脂從 15 降到 9 的外觀視覺,那小改前無論是用看用摸都無法避免的強烈塑料感終於不復存在,更多的皮革與軟塑料材質取代了原本在中控、門板、儀表上的廉價硬塑材,改款前門板上那不就手的塑膠開門把手也被皮革握把替換。

『我們認為內裝質感的改進使 Jaguar 回歸到其強調奢華與氛圍的正道之上』Jaguar 首席設計師 Ian Callum 如此說道。

在道路上把玩著原廠號稱下放來自 I-Pace,但幾乎整個 JLR 都在使用的虛擬座艙,我可以感覺到原廠的立意良善,千變萬化的儀表,可以模擬傳統類比雙環儀表、單表顯示轉時速與各種資訊、或是變成全螢幕的地圖(到底有了 Carplay 後誰還會使用內建地圖?),相較於同樣採用了全數位儀表但顯示功能有如類比儀表一樣有限的其他廠家(甚至有的車廠只能從數位儀錶看 ODO),JLR 實實在在的成為了車壇全液晶儀表的表帥。加上令人激賞的整合式溫度調解扭,單轉調溫、下壓調整電熱與通風椅(沒錯!他標配德國車必須選配才有的通風椅)、上拉調整出風,讓人不禁讚嘆英國車首次在極簡設計上打敗了北歐車。只不過我無法理解的是,這套與全車系共用的 Touch Pro Duo 雙螢幕資訊娛樂系統,為何不若在高階車款上使用起來順暢?難不成這系統還有 16 核跟 5 核心之分?

順著車流駛進交流道,想不到明明是週六上午,但公路上的車流居然跟平日上班時間一樣多。有鑒於之前開 I-Pcae 環島時一半以上時間都在使用其精準度極高的道路跟線與跟車系統,我滿懷期待的啟動了 XE 的 ACC,讓他帶著我脫離車陣,並欣賞著沿途看到奇形怪狀的出遊車輛。只不過,放向盤忽地右拉扯驚動了恍神的我,這套 LKA 車道維持系統並沒有 I-Pace 上那般精準,而是會緩慢地在車道內左右游移,感測到路線後再將你拉回。雙手握緊方向盤,我將注意力放回前方的路上,感受著路面傳上來的彈跳與震動。

當今緊湊型房車主打的賣點,不外乎運動、靈活、自駕,但乘坐的舒適性,似乎是德國車廠刻意遺忘或是想保留給高階車款的特質。
只有運動和激情的高級小房車,似乎少了點體面。
但我沒有想到,一台骨子裡流著賽車基因的 Jaguar XE,不論是遇到路面彈跳時彈簧能夠及時回壓的支撐性,或是能夠快速反應卻又能有效轉成 Q 彈訊號的阻尼,都不是你在同級的標配德國房車上能夠享受的,更遑論 XE 的原廠配胎是被耐力的P Zero 而非韓國胎或是施壓續跑胎了。這樣的設定,讓 XE 在小型主管級房車中多了一點成熟感,只不過,這美好的體驗只僅限於前座的乘客,除非坐在後座的是身高低於 160cm 的乘客。我只是感到好奇,為何全車 82% 以鋁合金打造的 XE,1536KG 的車重卻還硬是比同級的 3系列與 C Class 多了 60和30公斤?難不成有什麼箇中奧妙?

摸著鋁合金製的換檔撥片,彷彿有個聲音不斷的在告訴我不要僅看這些帳面數據。我在西湖駛離交流道,往台三線前進,想要探一探這有著鋁合金車身、前雙A、後多連桿、300匹馬力的美洲豹的底細。

緊湊型高級房車市場,眾車廠在此短兵相接。
相較於高一階、目標客群更保守的主管級房車擂台上大家造車理念的有志一同。
想要在 Compact Luxury Sedans 市場穩站腳步,你的產品必須要有明確的性格才行,像是試圖找回 E46 時期駕馭樂趣的 G20 3 Series、主打三芒星主角光輝的 W205 C Class、或是不顧一切只講熱血的 Alfa Giulia。

那XE呢?
是回饋、是那股在溜進山中蜿蜒的道路上,令人無法自拔的騷勁、是那股讓你在山路中短暫忘卻你正在駕駛的是一台轎車而非跑車的狠勁。

方才在高速公路上對其車重的疑問在此時煙消雲散,這些多出來的重量都是來自於肌肉而非肥肉,就如美洲豹平均重量比獵豹多了 30公斤,但時速卻能夠相之比擬一樣。

雙A臂精準的轉向佐著 TVbB 煞車控制扭力轉換系統,控制得宜的話,XE 也能給你猶如 F-Type 一般不合邏輯,幾近直角吸著彎道飛行的感受。
對,『控制得宜』的話。這車畢竟還是轎車,縱然他有著支撐極限相當高的底盤,設定上還是有那麼點出戲,不論是不夠粗的方向盤或讓人不禁納悶是不是直接把Land Rover 方向機拷貝來使用的超大圈數、低坐姿、低重心但同時也低包覆的座椅設定,或著是激烈打方向盤時手臂會一直碰到的中船設計(讓人不禁聯想到 MK4 的 R32),這些小小的細節讓人在山路上丟進丟出時總感覺有點不過癮,但當你回頭才想到這台車還有後門跟後座的時候,一切又都不用那麼計較了,轎車嘛。或許你跟我一樣會好奇,小改款後少了六缸引擎配置的 XE 是否在帳面上沒那麼吸引人,但當我切到賽道模式後,這樣的疑問一掃而空,雖說四缸 Ingenium 引擎的聲浪不如六缸迷人,但那 300匹馬力、有如自吸直六向上探伸轉速極限的延伸感與大腳油門、突破動力真空帶 1500轉後到 4500轉那 40公斤米的扭力帶來的空轉與貼背感微微使人驚慌,鋁合金換檔撥片的生冷觸感刺激著我的中指以及無名指,『Gear! Gear! Gear!』這車,有點不聽話、有點需要熟悉。

經歷了不斷的試探,我強迫自己適應了開這台車的步調,在山路上越開越快,猶如踮腳跑步的靈巧與後輪略為不足的抓地力,我想起那時同樣在臺三線上與 DB11 的纏鬥,只不過,比起 DB11,前後配重 50:50 的 XE 更適合被丟進緊湊一點的彎道中,原因無他,相同於 DB11 的 FR、前雙A後多連桿與鋁合金底盤配置使得 XE 擁有馬丁那種後輪容易蠢蠢欲動的瘋癲性格,但適中的馬力與更輕的重量讓這台車少了點 DB11 在小彎中應對不暇的痙攣感受,再搭配上 TVbB 扭力分導系統的介入,我一次又一次的以不可思議的角度被吸入彎中,正當我自以為對這台車已經全然認識之時,一個太早出彎的大腳油門讓車尾被瞬間拋出去!我趕緊鬆開油門,在瀕臨失控的邊緣,找回循跡的車尾被救了回來。

我撇了一眼 ESP 的開關,『奇怪,ESP 明明是開的。』
不信邪的我多試了幾個彎,果然每次都是在稍微失控之後 ESP 才會介入。
『騷!這車真騷!』這種延後介入而非預先防護的作動方式,讓人更想要去試探他的極限,也更能夠學習他的極限,深得我心!

兩側的山景快速划過眼簾,不忍輪胎的尖叫聲再繼續嚇跑了樹上的白尾八哥,在大湖,沿著台72,我離開臺三線,回到國道上,方才在山中的黔突暖席有如黃粱一夢。

大約在太陽的傾角接近20度時,我們來到台南,離阿江鱔魚開門還有約1個小時的時間,開著XE來到日拓商行洗車,看著原廠車高,配著19吋鋁圈的XE在降避震的車陣中仍然鶴立雞群、受人關注,驕傲感油然而生。

『哇噻,是加嘎!』『No, It’s a Jag.』
傍晚五點,在斜陽的照射下,看著堅硬的車身稜線切開騎樓的陰影,我又想起 Ian Callum 受訪時說的『我相信當今的消費者購買高級品牌的小型車並非是因為他們想要一台廉價的小車,而是因為他們想要一台高級的小車。因此將高階車款的設計與氛圍下放至小家庭房車的做法是唯一正解。』

我不知道在商業模式中,是雙B的低價車海策略會成功,還是捷豹的入門車層次提升會叫好叫座。我只知道,XE 的小改款,讓 Jaguar 品牌陣線上不再有入門型的產品,不願與世道妥協也好、開發經費不若經爭對手也好,Jaguar 拉高車格的這一步棋,在在顯示了英國人那種 stiff upper lip、不願與其他為毛利沈淪的高級品牌同流合污的堅挺態度。

坐在小凳子上,看著阿江手起刀落的剁著鱔魚,流利地將魚塊與配料拋上拋下。
快速爐的大火點燃鍋裡的酒氣,加上快速的翻炒,在絢爛且短暫的大火快炒中均勻地將鍋裡的炒料添上鑊氣。一口麵、一塊入味帶有焦香卻不失新鮮肉質的鮮甜與爽脆的鱔魚、佐著醬汁,唏哩呼嚕的送進嘴裡。抬頭看著阿江師傅與夥伴們的分工合作,再隔著排隊人群看著停在對面的XE,『聞膸好過食!』若吃飯只顧著吃,而不去關注圍這盤中飧的由來、師傅的手藝、用料、環境,那吃什麼都是浪費。

買車,不也是如此?

在SUV當道的年代,還願意購買轎車的人,是非主流。
在雙B就是高級車代名詞的年代,願意購買Jaguar的人,也是非主流。
這個年代,願意購買Jaguar轎車的人,我敬你是個玩世不恭、超凡脱俗的行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