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藝術家:Citroen DS5 1.6 THP

你何曾想過,一輛DS系列的車子竟能夠成為總統座駕,並且救了法國總統一命?讓我娓娓道來。當DS車型首次在一九九五年正式展出時,驚呆了所有愛車人士:狹窄的車門、平滑且前衛的車體設計、科技功能,迅速的震撼了全世界。但是,最讓這些車迷還有DS設計者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台驚世產物竟然救了法國總理“Charles De Gaulle”?

文:馬里.華納/圖:李昌隆

這段小篇故事你也可以稱它為“DStory”。自首次發表以來,DS一直都以它們獨特的設計領先其他車廠,西元一九三四年“Citroen”發表了一輛“Traction Avant”,這是世界上首輛以一體成型且為前輪驅動並可以載負最多人的車,法國人的思維總是最前衛,在二次大戰爆發前,“Citroen”的工程師致力於發展兩種車型:在功能上極具創新但又讓人負擔得起的、具獨步全球科技且奢華的,DS當然是後者。

小插曲壹,納粹在西元一九四零年時入侵法國。主理人“Pierre-Jules Boulanger”擔心會洩漏任何機密給那些討厭鬼,並告訴他的工程師們絕對不能揭露任何設計或是原型車。 法國將軍“De Gaulle”同樣也討厭納粹,最終,結束戰爭後,“De Gaulle”在西元一九五八年正式成為法國總理,DS也跟著水漲船高;隨後DS車系獲得了極大的成功,像是中樂透似地,法國的重返榮耀似乎也帶動了車子發展,DS當時數不清的汽車科技:一體成型、前驅碟煞、寬敞空間、平順換擋,著時地給它戴上了一頂法蘭西的皇冠—不對,使它戴上皇冠最重要的因素應該是:液壓懸吊,這也使DS系列成為舒適駕馭的代名詞,誰還在跟你彈簧系統,我們已經在用液壓懸吊了。據我所知,現在還是有許多車子使用普通彈簧懸吊。填充氮氣以硬化,液壓系統已軟化,隨著地形、以手動調整最舒適的乘坐水平。簡易的操控、極致的舒適感,更讓它有「魔法飛毯」之譽。

小插曲貳,故事來到西元一九六二年的秋天,當時法國總理“De Gaulle”承認使北非的殖民地“Algeria”獨立,但是這樣的舉動卻促使了反叛組織“OAS”勃然大怒,誓言刺殺總理。有一天,法國總理和老婆開心地前往機場,準備洽公,突然,十二名全副武裝的“OAS”反叛份子在數秒間,殺紅了眼、下冰雹似地朝了車屁股開槍,歷史告訴我們:上面留了一百四十個彈孔、兩名護衛在後的摩托保鑣殉職、後擋風玻璃被擊碎、四個輪胎也遭殃了,當眾人都認為總理準備駕鶴西歸的同時,液壓懸吊作動了,雖然輪胎失壓打滑,但是系統卻能讓車子保持水平且能繼續行駛,即使輪胎已經洩氣成軟爛的車輪餅形狀(有版本說是三顆輪胎遭射擊),此時,總理司機也設法逃離困境,最後,總理和他老婆毫髮無傷地到達機場,這個故事也被拍成了一部電影“The Day of the Jackal”,可想而知,主角就是DS。DS成功阻撓了這次的刺殺,此後,總理非DS不坐,雖然在西元一九六九年,“Fiat”接管了“Citroen”,但總理還是堅持保有15%的股份,最後,“Citroen”還是回歸到法國人的手中,成為PSA集團的一部分。有時候,時勢真的能造英雄。

回歸到現代,我依然認為DS5的設計真夠大膽前衛的,你說這台掀背車是總統級座駕或是奢華的代表,真的打死我也不信。

進來看看,整個座艙設計的像機艙一樣,更像是台戰鬥機,有電動升降的HUD抬頭顯示器,就像是戰鬥機的瞄準玻璃板,升起來的瞬間,真讓人垂涎三尺,但特別獨立出一塊玻璃板的實用度跟意義,我不清楚。在中置區的電動窗控制按鈕以及中央上方的抬頭顯示器、遮陽簾按鈕做成了三角形的樣式,確實是很藝術家性格啊,更多的是,在後視鏡上方有個顯示器,顯示著車內裝置狀況的燈號,像是安全帶繫了沒等的—不行,它的內裝設計太有趣了,我竟然在車上找不到置杯架。於是,我打開了中央扶手的空間,如是比較老式的設計,這邊通常可以放一個面紙盒,但是這台車的設計,以寬度來講它不夠,但卻極具深度足以讓我深入半個前臂,這是要養天竺鼠是吧?(天氣過熱獨留天竺鼠在車內,小心被控虐待動物罪),沒有天竺鼠,我只好塞了一罐義美奶茶。

肥大的方向盤的中央頗像個大龜殼的,我個人是不太懂的玩味,但有著全新DS系列車廠獨立運作的新“logo”,中央冷氣旁有個傳統石英鐘,不希望你看著數位時鐘,果然是老學校的做法,“StartUp”按鈕則在時鐘下方,後座電動窗的開關則是在後座中央冷氣的下方,不是在扶手邊,挺酷的,偏偏本車並沒有加購錶帶式皮椅,我覺得可惜了,黑色的皮椅少了幾分藝術家的銳氣嘛。車頂上分三區:副駕、駕駛、後座,自己的遮陽簾自己電動調整,但它不是可以把整個玻璃伸縮進去的那種天窗,「玻璃天花板」長這樣啊。

調整後照鏡準備上路了,調整它像在操作搖桿一樣,就跟玩遊戲一樣有趣,倒車的瞬間,奇怪?怎麼有一個我無法形容的聲音?咿喔、咿啞的,到底是啥怪音啊?差點下巴沒掉下來,原來是倒車聲啊,怎麼這麼俏皮?話說回來,到底,法國豪車能給我怎樣的操駕感?在高速公路上行駛時,它更像是一台地面版的“A380”,能夠在高速中穩定行駛、即便在高速情況下超車也不至於有太大晃動,方向盤相當的重,在低速行駛時控制甚不易,但是在高速直線行駛時卻給你不浮躁之感,高速收油反應立即,卻不會明顯頓挫之感,踩油們時是有力且平順的,配有1.6 THP雙渦流渦輪增壓引擎、六速手自排變速箱,156匹馬力、24.5公斤米,還不錯、還不錯,前段加速力道尚可。不過我似乎發現上山之後,太激烈的方式好像就不適合它了,轉向明顯不足,對於升檔、退檔干預極大,加速力道不足,軟綿綿的,整台車在過程中絲毫沒有任何興奮之感,不過,藝術家如果戰戰兢兢的就不藝術了是吧?備有S模式跟雪地模式,S模式能延遲升檔這眾所皆知,特別的來了,如果切換至雪地模式,會改以二檔起步,並提早升檔降低引擎的出力,在此模式駕馭下也會有省油的效果。忘了說,本車配有偏離車道警示,如果偏離標線的話,駕駛者的座椅將有微幅震動提醒。

普通人在藝術畫廊最日常的事,還是瀏覽。瀏覽意味着不經意,不經意意味着隨性,隨性意味着無法細嚐,以現階段的我來說,我也就是那個普通人。還是較喜歡德式理性工藝勝於法式藝術之作。的確,車的美不美不是安迪沃荷或是我能決定的,身為一名大藝術家,當然要有屬於自己的感性,1,698,000台幣的身價在台灣市場,確實是一個夠浪漫的數字,這種美,也足以讓維納斯誕生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