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aste of Perfection:Ferrari 599 GTB Fiorano

DSC_5543

曾聽一位車線的資深前輩說,

第一次的法拉利體驗,

是最珍貴的。

當時我並不以為然,

再怎麼說世上有這麼多的跑車,

會讓人熱血沸騰的更不在少數,

甚至當你接觸過過往世代的純粹與直接,

更能領會很多時候那些能感動人心的元素,

往往不一定是來自於車頭的那塊廠徽抑或是先天車格所制約的能力範圍。

儘管我是個不折不扣的義大利車迷,

對Ferrari和Alfa Romeo間的愛恨情仇也了然於心(是說,倒也沒什麼仇恨的成分就是,誇大了些),

但我總覺得這紅鬃烈馬有那麼些膚淺,

無論仇富究竟是不是普世價值觀的其中環節,

也或許駕著一輛這等定價的車上車遊車河總給人炫耀的印象大過一切,

只是真有這麼厲害,

厲害到足以定義珍貴?

DSC_5558

說老實話,

我是存疑的。

從友人手裡接過鑰匙,

索性加了滿油後直上五楊往拍照的地點前去,

這架好一陣子沒發動過的599並不如想像中友善:

引擎反應顯得有些生澀支吾,

單離合器變速箱換檔的頓挫有些明顯,

而且巡航時的後軸甚至有些不安於室—這還不過是在正常車速與車流的高速公路上,

偏偏這又是台V12 FR,

一台令人不敢輕忽的龐然大物。

這樣的違和感不斷持續,

直到我抵達了拍照的工廠,

直到她那令人癡狂的身段令我深陷其中又無法自拔,

直到那工業區一片烏煙瘴氣下高掛著的竟也像是托斯卡尼的艷陽,

甚至直到我驅車離開那,

就算沉睡許久的V12總算有種甦醒後的暢快,

混沌又令人挫折的變速箱乃至於出力反應也不復再,

尤其是那6公升NA的澎湃—但總有種無法言喻的綁手綁腳與窒礙,

像是筋還沒拉開那樣令人難以施展又好生無奈。

DSC_5536DSC_5576DSC_5579DSC_5603DSC_5607DSC_5578DSC_5587DSC_5590DSC_5596DSC_5614DSC_5609DSC_5612DSC_5621DSC_5617

總算趕在三點前我來到了試車路線,

四線再加上路肩的寬闊路面與嶄新的柏油鋪裝,

還有那足以成就一定速度與節奏的彎角,

似乎再也沒有任何場所比這裡還更適合599些?

換上了Race mode,

說老實話我還真沒把握當循跡防滑全關之後會是什麼樣的世界,

但當節氣門全開的那一刻,

直衝腦門的G值與幾乎不容你多思考一會兒的轉速飆升,

我總算開始對599的好球帶有些概念—這真是一台有意思的車子,

法拉利,

至少就自然進氣的法拉利而言,

低轉速真的不是屬於她的世界,

我甚至認為某種程度Ferrari在造NA引擎的時候根本不曾思考過她們的車子在low rev時開起來會是什麼樣令人痛苦的感覺,

廢話!

這車注定要拉轉速,

源源不絕的6公升動力湧現甚至暴力的很瘋癲,

而且那換檔的感覺之好,

紮紮實實拳拳到位,

明明機械感是如此鮮明回饋又是如此直接,

卻又細膩的不至讓你感受到任何頓挫,

有點像是雙離合器那樣滑順,

卻同樣保有了單離合器換檔時該有的punch與結實,

而且我非常喜歡轉速拉到6000rpm以上突然收油時,

那種透過車架一路導至車艙的共振與金屬共鳴,

那是一種真正的高轉速自然進氣引擎才有辦法帶給你的衝擊,

像是電流那樣竄進你的身體,

酥酥麻麻卻又令人無法抗拒的想要再來一下;

彎道裡,

599的反應更是驚人,

就算這架標準的GTB並沒有特別針對方向機的輔助力道乃至於懸吊阻尼做出更競技的設定,

轉向手感也就是一台標準GT會有的感覺—說不上太重也說不上輕手,

偏偏她的一切都是這樣恰如其分又難以令人招架,

前輪指向銳利卻不帶一絲神經,

敏銳又直接的回饋不只絲毫不會讓人不安,

反而是一種全盤都在掌握之中的特性令人得以更放膽地搬動方向盤來瞄準下一個彎,

後軸動態更像是會變魔術那樣,

原本在高速公路巡航時的不安定感一掃而空,

無論是抓地力、循跡性乃至賦予駕駛的信心,

599彷彿有靈性一般總能適時給你心裏所盼望著的反應與回饋,

該滑就滑,

該抓住地面她就會牢牢吸附著柏油不放,

不禁令我懷疑究竟那時在高速公路上,

599是真的

就算你仍然感受的到那種Ferrari特有、足讓你汗流浹背又背脊發涼的飛快節奏與瘋癲,

還有腎上腺素不斷被激發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但我必須得說這真的是我開過最會跟駕駛互動的速度機械,

而且纖細的甚至很不可思議;

DSC_5541

這樣說好了,

如果McLaren擅長打造的是用絕對的科技與競技本位的Know How來成就極致的速度機械,

那麼Ferrari所擅長的,

就是在絕對的機械架構與競技本位的Know How為前提底下,

為這些本該冷血無情的咆哮鋼鐵給注入了靈魂的深度,

像是599,

說真的她絕對不是一台你會想每天開上街的車,

就算我的好友仍舊會駕著她去打籃球,

但是當你將一台法拉利放在不對的場合,用上不對的轉速與檔位,做不適合她的行為—比方說低速走走停停遊車河,

她絕對不會給你好臉色,

甚至會讓你痛苦的很深刻;

但是當你上了山路、賽道,

用正確的轉速與檔位,

用力的奔馳、盡情的過彎、不顧一切的衝刺向前,

她就會給你天底下最美好的體驗—就像是個人,

你需要花時間去認識她,跟她相處;

當你逐漸了解她,

明白要用什麼樣的心情與步調去對待她,駕馭她,

她就會開始跟你互動,

這時她所能給你的,

是世界上最棒的感受—那樣直接而純粹,

激烈又熱情的毫不矯情,

卻又總在不經意間流露著細膩與人味,

彷彿知道你要的是什麼那樣總能搔到癢處,

更讓生硬的金屬有著難以想像的溫度。

唯獨有著熱愛駕駛這件事勝過世上一切的初衷,

才能打造出這麼一台情感細膩又豐富的速度機械,

將駕駛這件事背後的感性價值,

透過調教,透過傳承,透過天賦與造詣給發揮到極致,

至於設計也好,數據也好,標價多貴多嚇人也好都早已不是重點…

這其實是件非常高尚又吃力不討好的事,

但感謝老天,

賦予了義大利人那種可以將很抽象又很Drama的情感化做具象的能力,

無論法拉利在普世價值觀或者媒體渲染甚至是大眾解讀底下顯得有多市儈有多俗不可耐,

但你無法抹滅的是她們真的會造車,

而且造出來的是最棒的車子。

謝謝車主好友,願意放心的讓我能擁有這樣超凡又彌足珍貴的體驗。

謝謝599,讓我能見證一個時代的顛峰與終結,

讓我第一次的Ferrari經歷是建構在那介於純粹機械,

還不那麼電子不那麼過度潤飾的美好年代。 

DSC_564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