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瞬間:Dominique與他父親的1976 Rolls-Royce Camargue

夢想的力量有多大?

30多年前,

拖著加班後疲憊身軀的有為青年,

步出香港中環的辦公大樓;

那已是深夜時分,

手無寸鐵的青年,

每天只想著要在寸土寸金的港島打下一片江山,

所以總是沒日沒夜的工作著,工作著…

就在那一眼瞬間,

有個曼妙的身影,

靜靜的,卻令人無法忽視她存在的,

滑過了中環的街角,吸引了青年的目光,悄悄的駐進了他的心底.

那是一台1976年式的Rolls Royce Camargue,

一台賓利法力納設計的勞斯萊斯,

一台曾經是當代全世界最昂貴的量產車;

不似同世代Silver Cloud或者Corniche的圓潤,

方正的Camargue奠定了現代勞斯萊斯柔中帶剛的秉直線條,

更是第一台配有冷氣的勞斯萊斯,

據聞,在10多年的產品週期裡也僅生產了530台而已.

"總有一天我要買到這台車"

那時青年在心中暗自許下這個願.

從那天起,

對事業的憧憬,對家庭的憧憬,對Dream Car的憧憬,

無時無刻不催促著年輕人要往夢想前進.

既然是白手起家,

就要更努力,

更把握每一分時間與每一次出現在眼前的機會;

光陰似箭,

十年奮鬥終於得償所謂,

青年人靠自己的雙手創造了一個王國,

也有了家庭;

當然,他更沒有忘記當初那個曼妙的身影,

20多年前的某天,

他終於在Auction上抱得美人歸,

從一個中東的皇室那邊接走了這個令他魂牽夢縈多年的Rolls-Royce,

那台白色的Camargue.

歲月如梭,

青年人步入壯年,中年,

孩子也漸漸大了,

各自有了事業;

蒼老的記印逐漸在中年身上留下痕跡,

他開始疲憊,

開始生老病痛,

沒有力氣在每天駕著Camargue四處奔走,

那身影依舊曼妙,

卻只能長年停在車庫的深處,

只有每隔幾個月的一次發動,

中年的心,

才會再一次的為那6.75升V12的低鳴而悸動,

時光到留,

回到30多年前手無寸鐵的青年,步出中環寫字樓的一眼瞬間,

他愛上她的一眼瞬間.

這次狂人日誌很榮幸的趁著在香港參與Classic Car Day的機會,

得以一窺這台經典之作的廬山真面目;

原先我以為只是簡簡單單的拍照,

只是當Don娓娓道來的這台Rolls-Royce的源起來由,

卻比Camargue所代表的劃時代意義來的更引起我注意.

我們都有夢想,

甚至每個小男生,男孩,男人的心中,

都有些無可救藥的浪漫與憧憬,

比方說小時候買的第一雙Nike籃球鞋或者牆上的Porsche海報.

也因為有著這些對與夢的種種期待,

於是我們開始有了打拼的動力.

其實早在上一趟我們去香港拍Portfolio的時候,

Don就有向我提過他家有這麼台車;

我印象很深的是Don一直向我說這台車很舊,

叫我不要有太多期待,

似乎對這台車沒有太多情感?

直到這次他為了狂人日誌再一次點燃巨大的12缸引擎,

駕著這台車帶我穿梭於下午的渣甸山還有深夜的中環;

那晚我們在中環的Banker Street拍照,

"謝謝你"他對我說,

一時間我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本該是我謝謝他給我這麼有趣的題材,

"或許,當年我父親真的是在這裡瞧見那台車也不一定?"Don激動的說著;

他說經過半天的相處,

開始喜歡上這台車,

開始喜歡上原木的氣味,

老式變速箱的徐徐震動,

還有彷彿行船卻有可能是全世界最棒的懸吊反映;

重點是這台車有太多的回憶,

比方說小時候父親載著他們全家一起出遊,逛街的點滴時光,

還有關於他父親圓夢的心路歷程,

那樣苦盡甘來之後的水到渠成.

或許只是時間久了,

相處的機會少了,

記憶隨之淡去,

Camargue的定位也不再鮮明;

"謝謝你讓我重新愛上這台車,回想起這些點點滴滴;這裡面,有我最深刻的回憶"

Don,我才要謝謝你,

謝謝讓我有榮幸參與這段故事,

讓我有幸見證一段圓夢的歷程;

有太多的情節與故事,

啟是三言兩語能說個明白?

But I’m glad I could be part of it.

1976的Rolls-Royce Camargue,

一場三十多年的魂牽夢縈與夢的實現,

只是這次坐在駕駛座的,不再是當年那個懵懂無知,初入社會的青年,

而是從小跟前跟後,只為了有一天可以跟爸爸一樣厲害的小兒子;

十年奮鬥,

再值得也不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