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Class: 1991 Honda NSX

"The value of life can be measured by how many times your soul has been deeply stirred."- Soichiro Honda.

坐在NSX裡,

我久久不能自己,

狂跳的心臟令我無法專心撥動手上24-70的變焦環,

激動的差點沒掉下眼淚來:

20多年前的某一天,

一代車神Aryton Senna曾坐在我這個位子,

跟Honda的創始人:本田宗一郎共同討論著,

該如何把這台以Ferrari 348作為直接rival的東洋超級跑車調教得更完美,更具競爭力;

這是我腦海裡突然閃過了1990年12月的巴黎,

高齡85的本田宗一郎從主持人手中接過FIA賽車終生成就獎,

開心的擁抱著那時因駕駛作風飽受FIA抨擊的A.Senna,

一方面感謝他帶領著本田第五度拿到F1世界冠軍,

並且允諾他明年會為他準備全世界最好的引擎,

還有A.Senna瞬間感動落淚的畫面…

這是NSX,

一台乘載著信念與夢想的本田,

更是由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其中兩位車壇巨人所共同催生的本田,

也是本田宗一郎經手的最後一台本田。

我無法形容那樣的感受是多麼衝擊而強烈,

至少這台車與我所接觸或者擁有過的任何一台本田都不一樣:

扎實,搭搭作響的剎車風扇,收放油門的糾結與加速度拉扯,路感極富層次的無動力方向機,還有蠢蠢欲動的車尾;

儘管H mark還有純樸的center console清楚的告訴我這是台本田,

但那感受實在無懈可擊;

當我們從中環的渡船碼頭轉上干諾道中,

那股力量不算最強烈,

卻是一股腦的推進我靈魂深處,

彷彿overdose一般讓你無法思考除了轉速拉高以外的任何旁騖,

還有過5000rpm的咆哮與幾乎要劃破紐澤西護欄的如入無人之境…

這是NSX,

一台至高無上的日本製速度機械,

一台回歸一切原點,只是用最純粹與直接的方式成就一流性能的傳世經典。

這次狂人日誌幸運的在香港之旅中巧遇了這台1991年出廠的Honda NSX,

純正日規的身分至今仍魅力十足;

儘管本田確實在1992年針對初期NSX為人詬病的嚴重轉向過度修改過後懸的設計,

卻意外的令這台91′ model顯得更有脾氣,更難以捉摸些。

據說全香港不超過10台手排NSX,

當初光找車的時間就花了好幾年;

車主Leslie並且堅持全車原廠,

stock的程度絕對令人難以想像,

全車除了rims跟三環表沒有任何一樣改裝品,

不似多數日系車主通常的修車兼改裝作風,

Leslie堅持全車的所有零件都是以正廠全新品來做翻修,

並且每一個功能都要能完整functional,

甚至烤漆的時候都要比照原裝NSX的水性漆方式作業。

我問Leslie為什麼不打算改裝?

他一臉堅定地告訴我,

NSX的原廠設計已經是完美的層次,

改裝任何無謂的東西都只是在破壞他的balancing,

Totally nonsense…

倉促之中,

我結束了這段與NSX的短暫rendevouz;

看著Leslie與NSX逐漸遠去的身影,

我居然真的落下淚來…

NSX,象徵的不只是本田的黃金歲月,

不只是本田宗一郎與Senna的深厚情誼;

NSX代表了夢想的力量,

更inspired了每一個追夢人:

Vnz一直致力期盼自已能為這片土地的汽車文化作些什麼,

所以有了狂人日誌的構想與願景,

夢想能用狂人日誌來留下些什麼,

但總是在築夢的許多過程中遭遇不如意與挫折…

"只要你肯付諸行動,

美夢終會成真。"

倘若本田宗一郎不懂得作夢,

作那些天高皇帝遠的夢,

一個二戰時期的日本鄉下孩子又何德何能能創造一個足以影響全世界的二輪與四輪大業?

他可能依然還在經營父親留下的腳踏車店,

而不是在有生之年稱霸速度機械的世界;

NSX,

不只是台經典,

更在我徬徨於追夢的路途中,

給了我希望之光,給了我築夢踏實的信念,告訴我堅持夢想真正能成就一切的強烈力量;

The Power of Dreams.

Dream o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