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 R35 GT-R

擂台上,比賽正進行的水深火熱。
已經快要站不穩的葉問,
在拳王的一連串猛攻下早已不堪負荷;
突如其來的一記重拳,
更打垮了好不容易才又再紮穩的馬步…
好不容易才拼到這步田地,
但肉體的痛楚又豈是爾等凡夫俗子所能承受?
時間在燒,
那張可恨的西方面孔正狂妄的嘲笑著自己不斷向下墜的身軀,
仿佛無情宣告著古老東方國度的功夫正逐漸被向西方的文明與船堅炮利給啃食殆盡…
這時腦海裡突然浮現洪師傅的臉龐,
” 為了吃飯我可以低頭,但為了中國功夫,不行!”
哪怕是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
為了民族尊嚴,
都要奮戰到底!
結局相信不用我多說,
各位狂人們肯定比我還要清楚;
儘管是有點corny落于俗套的邪不勝正劇情,
但葉問的精神相信沒有人不為之動容。
GT-R的誕生原因無他;
撇開70年代的KPCG10不談,
自R32世代重返日產產品線的原因很簡單,
就是要打敗911。
配置著RB26這顆沒有改裝極限的高轉速直列六缸渦輪增壓引擎還有及其先進的四輪動力分配系統,
打從R32年代起GT-R就常扮演著賽場常勝軍角色,
從橫掃Group A.到東望洋大戰DTM,
那種橫掃千百軍的氣勢更讓GT-R有了東瀛戰神的封號。
只是礙於日本車廠自主馬力上限還有純右駕設定,
關於GT-R的性能有多強悍終究對多數人而言只能停留在想像的階段?
而且僅280ps的動力終究難登大雅之堂;
如果以純原廠車而言畢竟難以與歐裔超跑們一較高下,
好似在佛山開武館的葉問早已打遍廣東無敵手,
但面對日軍的蠻橫無理與拳王的爆發力卻還是心有餘而力不從心。
R35在2007發表的時候又是全然不同的故事;
日產很清楚不能再用過往鎖國的心態設計GT-R,
甚至不只是911,
全世界所謂的頂尖跑車都在他的射程範圍內;
也因此當07年東京車展上公佈了GT-R跑紐伯倫的影片,
日產用7:38的成績說明了一切,
近年更隨著逐次改款單圈已達到7:21的水準;
重點是他的定價也僅僅是八萬美金,
比起很多超越他身價兩,三倍甚至更多的歐裔貴族們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歐洲人還在嘲諷著日本做不出超級跑車,
GT-R卻用不單僅僅是數據還有實實在在的成績給了那些歐洲品牌一記當頭棒喝,
而且還是在強調平衡性出了名的紐伯倫北側賽道…
GT-R背負著的不僅僅是日產性能旗艦而已,
更是大和民族的自尊。
或許有些狂人們仍質疑著GT-R究竟夠不夠格被稱做Super Car?
但Vnz認為鮮少人能夠改變GT-R早已成為街車之霸的事實,
好比葉問終究靠著意志力還有捍衛民族尊嚴的強烈使命感戰勝了肉體與精神的苦痛,
最終打敗了拳王…
日產做到了,
他們著實教訓了那些歐美列強做夢也想像不到日本車有此能耐的頂尖大廠;
甚至保時捷還為此跳出來買了幾台GT-R測試紐伯倫,
只為了要證明日產的成績造假。
如果不認為GT-R是個可以與之抗衡的可敬對手,
保時捷何必多此一舉?
所以GT-R究竟是不是Super Car,
似乎也沒有討論的必要了。
這次狂人日誌邀請來的GT-R絕對是國內少見內外兼具的改裝車,
Switzer R850的套件配上自行設計的空力套件還有HRE 21’大腳都是一時之選;
我們隨著車主來到一片空曠的直線,
850匹馬力全力加速的瞬間伴隨著是短暫血液不及回流的暈眩還有瘋狂打滑的大尺碼PS2,
尤其是渦輪全開時那種G值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
低於3秒的百公里加速實力誰與爭鋒?
你唯一要擔心的只剩下來令片究竟到達工作溫度了沒有而已。
仿佛仰個頭都有可能脖子撕裂傷的驚人感受在每個換檔之後一再重復,
比起先前Vnz在上海車友Jimmy的原廠GT-R竟有著如此懸疏的差異;
論公路,
有誰是他的對手?
這台GT-R不僅僅是葉問,
更是戰神。
Jeremy Clarkson曾說過GT-R快歸快,
卻沒有所謂的Thrill to drive特質,
因為無論你怎麼駕駛它都是太過穩定而缺乏挑戰性的快,
哪怕你關了ESP嘗試著去挑戰極限,
無論你怎麼丟進彎道GT-R依然是不哼一聲的快速劃過每一個Apex點,
四個輪子就這樣僅僅黏在地板上。
我想Jeremy肯定沒有開過這台GT-R,
不然他很有可能又要像第一次再富士試駕的時候一般扭到脖子,
只是這次大概會在大直線而不是在彎中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