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與電之間的橋樑 – Volvo S60 T6 PHEV Inscription

文 / 圖 : 後座男孩 Dino

那天,我收到Volvo試駕S60 T6 PHEV的邀約,台北到日月潭,200公里的路程。

試駕前一晚,我花了點時間,把我那些平均油耗不到4的老車們開出來溜一溜、加滿油、充充電。在自助加油站裡,望著他們貪婪暢飲著98無鉛,油表上的數字爭先恐後地向上突破1000、2000…我彷彿是個站在臨終病患身旁的家屬,手裡握著呼吸維持器的開關。

我腦裡不禁閃過各式新聞片段:2040年,法國、英國、台灣禁售燃油車

2030年,德國禁售燃油車,2025年,挪威、荷蘭禁售燃油車

掛上油槍,駛出加油站。

我回頭看著加油站裡的一切,10年後,這裏還會存在嗎?試駕前,Volvo的主管們輪番在簡報台前神采奕奕地講述著Volvo的五年計畫:5台純電新車,並在2025年之前,提升純電車的的銷量至總銷量的一半,且另一半為混合動力。也就是說,他們即將拋棄伴隨他們走了90年的內燃機引擎。

我漫不經心地翻著手中的簡報,他們用了足足26頁的篇幅來解釋自家PHEV的系統、模式、以及操作。

我不知道消費者願不願意花這麼長的時間重新學習去開一台車。

延續著讀書時的好習慣,我只讀了三頁便闔上papers,打算等等上車後,早早開往日月潭,享受沒有Vincent嘮叨的美好下午。

發動引擎,我將檔位順勢撥到B檔,想要領先眾媒體離開停車…..『等等… B?What!?這車在D檔下居然多了一個檔位!』

心急如我趕緊翻起早先的簡報,原來B檔為煞車模式,能夠提供比D檔更強的引擎煞車為電瓶充電。

初初上路,我試著用B檔在台北市區繞了一圈,很快地適應了在B檔煞車時,帶有韌性的牽引力後,我將注意力轉向動力,在電力足夠的前提下,起步和低速都是以電動馬達驅動,綜效340hp、588nm的馬力與扭力帳面上看似粗暴,但實際上推動起重達兩頓的車身,動力上來的不慍不火,既線性、又快的可以預期,感覺就像一個明明滿身肌肉卻總是柔性勸導的中年大叔,綠燈前進時,在NVH做得甚好的車艙裡,我竟聽不到玻璃瓶中的水因為慣性敲打著瓶身的聲響,而當油門深度增加,引擎啟動時,油、電之間的切換之順暢,讓我想到高中隔壁班在大隊接力前,總是不斷在演練接棒的動作,是啊,動力對於一台PHEV來說,更重要的應該是油與電之間的協調感,而非是急著向駕駛炫耀自己有多少能耐、可以跑多快吧。

上了高速公路,我把駕駛唯一的任務:駕駛,交給Volvo,讓比我聰明不知道幾倍的電腦,自己去控制車速與分配動力,Volvo的Pilot Assist 2與T6 PHEV搭配在一起,就像OREO和牛奶一樣絕配,不會在長途旅行上打瞌睡的電腦不斷計算著與前車之間的距離,再讓引擎和馬達去分配,如何柔順的提速與減速,好像一切路況都在預期內,沒有前車切進來時的急煞、也沒有前方無車時的突然加速。

中午,下了台中交流道,我順著Volvo講師的建議,來市區找個充電站一嚐停在充電停車格的優越感,手機開啟Plug Share,在附近找了幾個據點後,我發現除了其他媒體也都在周遭使用充電樁之外,剩下的,大部分都給沒有充電孔的車給佔了。此刻的我,感受不到任何一絲優越感,而只剩下純電車車主看著自己愛車電量見底,卻苦尋不到充電樁的急迫與焦躁,你所能依靠的只剩會喊口號的政府與沒有認真鋪點的大財閥,『好險,我還有油箱…』

在第二市場用完簡餐,再次上路往南投出發,看著眼前這台既油且電的S60,我不知道如果從禁售燃油車的那個時間回頭看,這樣的產品會不會就跟錄音帶一樣被人們認知為過渡期產品,但我只知道,在這個科技與思想走得太前端,硬體與法規卻無法跟上的世道,除非你擁有的是特斯拉,不然,在百家爭鳴的戰國時代,PHEV才是最好的選擇。

台灣,在純油車通往純電車的這條路上,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抵達日月潭已是日暮之時,期待的下午茶確定泡湯,早早結束媒體聚餐,躺在飯店的床上,我閉眼想了想,昨晚,我的車子們給我喝了9000多的油錢,『沒事,在Kor開一桌都不知道幾萬了…』

我安慰著自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