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Summer Whisper 致敬往日風華的夏末呢喃 – 2020 Mazda 6 Wagon

文 / 圖: 老饕 Dino

曾幾何時,高級車的價值不再體現於用料的琉璃萬頃與做工的細刻精雕,而只剩下氛圍燈的簇錦團花與車載系統的目亂睛迷?當幾個LED燈條即可滿足消費者對美的追求時,還有誰會願意再以工藝的角度造車?

就在車壇看似即將進入霓虹構築的永夜之時,卻有一台車,
以東方聖人之姿試圖為世界帶來曙光。
他是平價車用真誠打臉高級車的匠心之作,他是廣島反送西方列強的原子彈,
他是Mazda 6 Wagon。

試駕2020 Mazda 6 Wagon已經是三天前,
但我仍難以從當天試駕時的感動中回過神。

清幽的高級住宅區裡,我坐在長凳上對其仰觀俯察了一番,這車發表至今已過7年,7年!有的歐洲車都更新兩代了!但細看這車,卻毫無隔年皇曆之感,不管是全LED的頭燈組,或是19寸的大鋁圈,都在在宣示了她可以再戰兩年的波瀾老成。

『真是了不起!』
再說說車頭兩側折線,由車頭45度角望去,上方的折線由水箱罩的頂點出發,越過A柱並以後照鏡的兩側為終點,較為剛硬的視覺延伸搭配下方線連結肩線的蜿蜒線條,好像絲綢承托著略有重量的岩板,穩重又不死沉,鋒利又略帶婉約,看似躍虎之姿的勾勒與車側視覺重心後移的的強烈方向感,喚醒了我駕馭它的渴望。


坐進駕駛座,向後擠了擠,感受著Nappa皮質的細緻與光滑,配備了八向電調與三段通風的座椅滿足了駕車時不可缺的舒適與支撐,

環顧了四周,實木、皮質、麂皮、軟質塑膠與恰如其分的車縫線所堆砌的2 tone車艙依序撫慰著我的視覺與觸覺。

Mazda的工程師用些微的耳鳴聲證明著了這台車擁有如此優異的NVH。

按下Push Start Button,在Apple Carplay上點播了Kenny Garrett 的 Before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

如庭院溪流般清晰細緻的薩克斯風聲隨著BOSE的11隻揚聲器流淌而出。
打進D檔,併入熙攘的都市車陣,紮實且靜謐的底盤與就手的轉向手感讓我忘記這是台日本車,

帶有韌性又不過度顆粒的懸吊反應適度提醒了路面的狀況卻又不會使人煩躁,順著車流上了高速公路,超了幾輛車後,我皺了皺眉。

這具四缸2.5升的NA引擎,26.3kgm / 4,000rpm的扭力與194hp/ 6,000rpm的馬力搭配自行研發的六速自排變速箱,雖說日常使用綽綽有餘,變速箱kick down的反應也算順暢,但在渦輪浪潮勢不可擋的今天,Mazda 6 Wagon的車主又多以家庭買家為主,當負重駕駛,或遇到爬坡時,自然進氣的些微無力和與過3000轉時的粗糙聲的確降低了他鋪陳許久的精緻感。

『還是順順的開好了…』

開啟跟車定速與防止偏移系統,右腳離開了踏板,我開始思索Mazda6的角色與未來,這個社會變了。

我們變得太在意性價比而忽略了體驗與感受、變得太重視結果而導致過程不再被重視、試圖用度量衡去衡量感性與感官等不可衡量之物,曾宣稱著『惟有最好』的高級品牌販售著令人失望的利基型產品,造就了市場上充斥著無數虛有其表卻敗絮其中的『快時尚』車款。

Mazda6的難能可貴之處,不在於他能以133萬的售價提供豪華的主被動安全系統或豪華內裝,而是以人為本,打造出真正『人馬合一』、有感情、有靈魂的產品。

沒入地平線的夕陽為天空染上了清爽的橙色,夏末秋初的太陽特別慵懶,落得特別快。輕撫了方向盤『Soul Of Motion…馬自達,好樣的!』

我喃喃自語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