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夢冒險王:Land Rover Discovery的知本濕地探索與花東奇遇

隨興而起的荒地探索之旅,卻意外演變成一場身心靈同步昇華了的盛宴與冒險;也或許,真正需要被活化的那塊"荒地",反而是我們早已被無常世事給壓的喘不過氣的心—而這時候,你會需要一台DISCOVERY。

文:狂人 Vincent H./圖:君子修

  我知道有人會想來質疑—確實,這世界上的Off-Roader何其多,即便前後固定軸的道統正逐漸式微,不願僅止於此的你總有hardcore又偏執的項目可選:70系的Land Cruiser也好,始終如一的Wrangler乃至新科正夯的JB74也好,折衷一點,至少也有著諸如Prado與新世代Gelande Wagon之流又或者隨心所欲的pick-up;DISCOVERY? 除了全員滿載時不顯捉襟見肘並且還能將每一名乘客都打裡的服服貼貼的空間與乘坐機能,論越野,純粹的Defender還是比較夠格代表路虎的精隨些?

  確實,打從三代目起DISCOVERY的架構便不斷的向家用SUV靠攏,不僅間接取消了乘載式車身的設計,時至今日的前後懸也早已改為雙A臂+多連桿的設計,求的是操控時的一如轎車般的舒適與精準,且五代目減重近480kg、高達85%皆屬鋁材的車架佐這座3公升機械增壓與8AT編成的動態甚至意想不到的迷人,勻稱的重心布局和恰到好處的阻尼韌性&支撐,就算劈彎不成,卻也總能讓人在極短暫的試探間便掌握住與慣性和平共處的流暢和可能,再加上一拜的隔音與風切聲抑制,即便時速120公里的巡航三排乘客間依能輕聲細語地閒話家常,論行路質感的境界與精緻度,我甚至強烈懷疑某些行政主管房車的表現都不見得有DISCOVERY的水準—It really IS AN SUV,而且還是非常主打on road性格的那一種 。

  我不否認一、二代時期的純粹讓人懷念,但我想說的是探索世界從來都不該只有"硬派"這麼單一的模式,即便深入蠻荒的想法多半充斥著豪情壯志下的英雄色彩與浪漫情懷,但探索的本意絕非逞勇,而是讓自己能有更多的機會和摯愛的人一起感受生命裡的各種質地,進而成就動人的回憶、經歷,看見最美麗的風景—當硬派如G-Car和蓄勢待發著的大改款Defender也都不再堅持,與其關注涉水深度又或者進入離去角這類規配表方能交會你的事(儘管原廠涉水90cm的能耐就一台家用七座的大型休旅而言倒也堪稱一絕就是),不如放心的把自己和摯愛們交給DISCOVERY,至於足下蹬著的究竟是什麼樣的鋪裝、沙礫或是泥濘,那不應該是阻礙你前進的事,交給全地形反應系統就好,享受Alpine Window下的溫度與過程有多迷人即可;你可以說他不夠硬派,卻無法抹滅Land Rover將從來都不那麼討喜的路途和本格派總視為理所當然的任性與不近人情給包裝的這般老少咸宜又無害的用心,還有當每個乘客都能樂在其中以後的當下有多盡在不言中。

  我不會說他是路虎的越野之王,但就肩膀的厚實度而言,溫暖的他確實像個細膩又貼心的好爸爸、大家長,用一貫的面面俱到,詮釋著一個真男人隨著人生階段所應具備著的深思熟慮與擔當;剩下的,看影片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