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河西走廊的征途與躍馬:Ferrari Red Rally 70週年"紅色之旅"絲路拉力壯遊

人們總說,一百多年前人類史上第一回的北京巴黎(Peiking to Paris)拉力賽才是Endurance Rally耐久拉力賽事真正的起源,無論競速究竟是不是它的本意,但那確實激起了無數好漢們挑戰自我的雄心壯志,苦其心志又餓其體膚的只為了完成那一萬五千公里征途,證明只要一個人有了車,就能去到心之所嚮的任何終點—拜託,你們把西元前一百多年就從西安一路挺進西域 逕自走了十幾個年頭與八千多公里路的張騫放哪去了,嚴格說起來,絲路才是人類史上最名符其實的耐久拉力賽起源好嗎!離題了,適逢法拉利建廠七十周年與進入大中華市場二十五年的盛情邀約,我在盛夏時分踏上了陌生又遙遠的中國西北,儘管時間並不允許我們細細品味那八千里路的塞外與風情萬千,只是當你能駕著躍馬倘佯於河西走廊的壯闊,盡收五千年風華的記憶與史詩場景,又要人如何抗拒那爆了棚的浪漫情懷呢?

圖/文/影像:狂人Vincent H.

 

拜越發興盛的旅遊風氣與科技進步之賜,

坦白說,

前進絲路已經不是一件多麼難以想像又遙不可及(當然,駕著Ferrari前進絲路倒是夢幻的很超現實也很難以言喻)的事,

何況這回終究"只是"段重征河西走廊,從西寧一路向西北挺進至敦煌的路程,

相較於當年張騫出使西域那可歌可泣的八千里路雲和月,

怎麼看這約莫1700公里的路程都像是小兒科—

至少在出發前我是這樣想的,

尤其當我們駕著的是Ferrari,

駕著的是全世界最熱辣 最激昂也是最棒的公路跑車,

How hard could it be?

事實是我錯了,

即便這五天四夜的旅程間我盡可能地在每一天換成一架最適合那段路馳的Ferrari,

頭一天在全中國最大的內陸湖泊—青海湖畔的起跑儀式與西寧著名的藏傳佛教聖地—塔爾寺進行祈福儀式時的F12 Berlinetta,

從西寧前進那"張國臂掖,以通西域"的甘州—張掖時行經了那動輒四千米起跳,又有著好似阿爾卑斯群峰景致 全亞洲最高海拔隧道與延綿彎道的达坂山時的488 GTB,

沿著全球十大神奇地貌—張掖的丹霞地貌繼續西行,一探那天下第一雄關—嘉峪關時的California T,

又或者是快閃間探了探虛實的812 Superfast與最終沒能再續前緣的GTC4 Lusso,

也確實每一架躍馬在開放道路上真正進行長途旅行的表現與能耐,無論激烈操駕與否或者道路的鋪裝是否充分 足夠,都是那般恰如其分而讓人著迷又痴狂的無話可說,

尤其Enzo Ferrari早在法拉利創廠以前就已經在諸多舉辦在開放道路上的賽事如Targa Florio和Mille Miglia中累積了的功力與Know how,

撇開究竟拔得頭籌了多少次不提,

至少就一台完美的GT跑車所應具備的一切條件而言,

聰明人都知道法拉利之所以教人夢寐以求除了那無庸置疑的競技血統,

關於Road Car這回事Ferrari可是累計了不只七十年的深厚底蘊,

他們愛的是駕駛這件事,期盼的是每一個心中有熱血的紳士車手都能體現帶著Ferrari在世界上最棒的公路中(甚至只是簡短的通勤代步)奔馳時那止不住的笑靨,

那種無須言喻的心領神會,

 

我永遠也忘不了那五天好幾回和躍馬交手的澎湃與歷歷在目:

青海湖一代不甚理想的柏油鋪裝正上演著的V12交響樂章,

就算早已褪去了所謂新車光環的F12 Berlinetta沒能擁有812 Superfast那般驚世駭俗的數據與最新世代的科技含量,

你會訝異的是740匹馬力竟能在經歷了如此線性而斯文的鋪陳 堆疊後,卻又能再每一次節氣門全開的那一刻不假思索又毫無保留的以幾近歇斯底里的狂暴態勢傾巢而出,

你說每一具自然進氣高轉速引擎都有這能耐,

但我說一句老實話 能將動與靜 溫馴與狂野之間本該反差又難以兼容的兩種調性巧妙的平衡給拿捏到極致者,

卻也只有法拉利的自然進氣引擎才有這等層次和底蘊,

彷彿具備了生命力似的回應著你對於油門踏板多開五度抑或者多收十度的各種想像,

無庸置疑的車體剛性與支撐力一流的懸掛之於破碎路面的應對竟能如此柔韌而諧調,

毫無半點生澀與生硬的不適回饋更像是在對世人們宣示這等V12前中置layout的雙座跑車才是Ferrari最高深莫測也最教人癡狂的工藝底子與火力展示,

曾經輝煌的一代V12 Ferrari GT依舊纖細又不可一世的直叫人渴望 景仰;

达坂山區每逢彎道那不由自主又刻意走線的中置引擎攻略,

即便那彎群的海拔甚至一路挺進至4000米大關,

氧氣之稀薄更是連好幾次拿來當水喝的紅景天都派不大上用場的程度,

但重踩油門下的F154CB依舊不顯虛空 吃力,

回應著你的依舊是毫不拖泥帶水的立即性反應與線性又直教人上癮的高原式扭力詮釋,

令人得以任性的僅僅專注於享受488原生的刁鑽性格與中置引擎特有的緊湊駕駛節奏,

關鍵是就反饋相對直接而清晰的中置車體而言,

488的路感實屬親切可人,

Bumpy Road模式下柔和卻不失真的懸掛演繹確保了每每遭逢修路改道 甚至是離開鋪裝時的氣定神閒,

低矮的坐姿與座艙氛圍並沒有帶來過分的壓迫感受,

反而出色的座椅人體工學與乘坐感極佳的泡棉設定令駕駛一台midship supercar長途旅行不再是僅止於浪漫而不切實際的理想化空談,

而且前行李箱的空間可不只是堪用的程度而已;

當然,

更不得不提那段駕著California T在甘肅省大漠景致裡的國道巡弋奔馳的往事,

當我們為了抵抗那早已在路途的前半段離我們遠去的配重鉛塊以至於失衡了的胎圈在一定速率下滾動時的共振與搖晃而不得不以更高的車速巡航,

就算試駕著的甚至不是理當道高一尺的Handling Speciale,

每每遭逢那惱人的波浪狀路面起伏,

這架GT跑車回應給駕駛的動態與感官體驗都是那般成熟而令人充滿自信,

不慍不火卻也不失關於一台法拉利所該具備的細膩與靈活,

相對簡單的車格與設定卻也更加凸顯了Ferrari之於開放道路先天均衡性過人的出色造詣,

我甚至認為這架上空四座的入門法拉利比起時下任何一匹躍馬都還更適合這段路程,

因為她並沒有在任何實質的面向有所下修與妥協,

卻更能輕易的fit in無論是通勤代步 假日兜風乃至於攬勝旅遊的每一個日常—好啦,我承認上面還有個實用性更強大並且空間也更寬敞的GTC4 Lusso,

但上空很加分卻也是不爭的事實—關鍵是無論那擋火牆後面躺著的是自然進氣又或者渦輪增壓,

即便每一匹躍馬所賦予駕駛的感受都是那樣獨一無二 各有千秋,

關於行路質感最實質而無潤飾的呈現卻也都是那般同樣的出色又無可挑剔—這真的不是我蓋你,

我不否認法拉利的金字招牌很加分,

很容易讓人對她們所回饋給駕駛的環節投以格外關愛的眼神 照單全收的很不假思索,

但即便是隊伍裡最著墨在運動氛圍的488車系,

都不曾出現過趁著休息空檔時駕駛躲在角落吃力搬摺著僵硬了好久的身驅的場面,

因為她們真的很舒服也很好駛,

更遑論是1700公里的重走間不曾令人失望過的機械可靠度和品質,

與不曾離我們而去的絕鼎性能展演和那無需多言的駕駛樂趣—

但事實是這確實無法跟張騫當年的壯舉相提並論的重征河西走廊之旅之所以艱辛,

卻是來自於深入蠻荒與無人之境時,

那分無法抵擋又讓人招架不住的強烈孤寂,

即便已是兩千多年後的2017,

即便你無須曠日廢時便能穿越那些探險家 貿易使節與騷人墨客們動輒十天半個月才能走完的路程,

即便你不用仰賴毫無遮蔽 舒適與效率可言的獸力,邊吹冷氣,聽音樂甚至偶爾滑滑手機的邊穿越那四十多度又乾燥無比的炙熱 同時還邊欣賞窗外那一望無際的沙漠地形,

即便我們根本無法也無須想像工業革命 甚至是西元以前要能完成這實屬絲路東段區區2/3的路程究竟有多麼的充滿磨難與艱辛,

當你身處那鳥無人煙到那幾近全程都覆蓋著的手機訊號也不復在的荒屋與好幾個小時的車程間窗外景致的一成不變,

就算有著聲勢浩大的躍馬和與會好漢們為伍,

文明所賦予我們的生活習慣,步調與便利在這一刻卻更像是一把焦慮的劍,

不斷刺探著長途跋涉的意志與心理素質,

用絕對的與世隔絕和孤寂,

考驗著每一個過客們想要征服它的決心與誠意。

How hard could it be?

要不是這趟駕著的是那總叫人滿心雀躍著的Ferrari,

老實說,

條列下來的苦難恐怕耗費個三五篇也難以說個過癮,

至於剩下的,

那些精彩絕倫的 過程裡無數讓人屏息又永生難忘的人 事 物與史詩般的波瀾與畫面,

就交給影像說故事吧!

當然,

Last but not least, happy birthday, Ferrari,

七十歲生日快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