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協的藝術:Volkswagen GOLF GTI

我是個高職生,我曾是個高職生。這是個距離統測前兩天的試車日,豔陽高照下的礁溪老爺酒店,似乎反映著考生的水深火熱,關於統測,無人問津,向來不是媒體關注的焦點,沒有人在乎是否有空調安慰你的,沒有人在乎送分的那二十五分之一,沒有人在乎有多少家長用GOLF接送考生,沒有人在乎你在乎的那些事。

文:馬里.華納  圖:狂人 Vincent H.

但是我在乎,

在乎那些生命中的重要歷程,

就跟我在乎Golf一樣。

對了,

在抽鑰匙的活動上,

我們抽到了GTI,

不過我對抽鑰匙這個活動並不是特別興奮,

因為再怎麼抽還是跟總編一起坐呢!

 

到了地下室,

左白“Comfortline”,右紅“GTI”,橫幅“VolksWagen”,

好不霸氣啊!

明亮的高頻聲「啾啾」,

其實我不太確定開車門是不是這個聲音,

算了。

三幅式多功能真皮方向盤、赤紅縫線包覆座椅、方向盤、換檔撥片,

的確是身為競速車種中該有的樣子,

鋼琴烤漆飾條、感應觸控資訊螢幕,

我坐了進去,伸個懶腰,咦?

怎麼自動切到下一首歌?

馬里·華納不會通靈啊?

原來是我手感應到了螢幕,

在伸懶腰的同時,

不經觸碰螢幕,

便向右滑了。

坦白講,

年僅十九歲的我,

這台230匹小鋼炮,

是我開過馬力最大的車,

GTI之於我,

就像鐵路之於慈禧太后。

依山傍水的礁溪,

不外乎是測試濱海公路直線加速以及蜿蜒髮夾彎的好點,

此行我跟著總編輯狂人一同前往,

當這種馬力以及車款對他來說已是司空見慣,

對我來說卻是全新感受,

當我們沿濱海線來回幾趟,

正要順著回飯店還車時,

總編輯在路旁停了下來,

流了一滴淚,對我說:

以後就交給你了。

直至寫這篇文章時,

我還是不了解那滴淚的意涵,

是緬懷當年熱情、是世代交接、是信任、還是因為剛剛房東來催繳房租?

相信我有天會了解的。

台灣紐伯林「北宜公路」:

沒有觀眾席,沒有裁判,

僅有幾千幾萬亡魂、測速相機、阿婆茶葉蛋的阿婆觀賽,

礁溪洗溫泉,

或是回家洗溫泉,

全看操作了。

所謂初生之犢,

十九歲的熱血正沸騰著。

即將進入馬里·華納的異想世界。

渦輪延遲是有的,

大概是0.1314520秒,

2000c.c. turbo的GTI,

沒有赤兔馬那樣的野性蠻橫,

對我來說比較像是粉紅小馬(pony),

不知怎的,

已經填滿我童稚的心靈了,

還多一點點。

避開了測速相機後,

油門被我肆無忌憚的灌下去,

這一秒的瞬時加速,

像是接受火種源的宇宙資訊般,

瞬間理解了何謂:230hp、DSG六速雙離合器自手排變速、運動化空力套件、以及歐洲車,

這樣的速度,

使我滿溢出來的瘦肉包覆著GTI的麂皮跑車椅,

前方據說是有名的亡魂彎,

矮胖高瘦,各個虎視眈眈,

它們譏笑著,

它們不相信馬里·華納,

就像我竟然相信今天早上的市場阿姨打了右轉燈 以為她會右轉一樣,

一枚草芥又怎能以破百的速度征服呢?

我不知道,但我對GTI是有自信的。

進灣減速、出彎加速,

這個道理山路癡漢教過我,

但我還是丟了進去,

我怕了,

畢竟真的沒這樣開過,

在過程中我嘗試著補油,

但絲毫卻沒有後輪滑移的感受,

反而越補油越感覺像是開在軌道上,

竟是吸進灣,

差速器的作動使外輪能夠保持與內側輪胎同樣的速度,

出彎後我退至二檔重踩,

撥片換檔順暢,

由於車身不大、底盤穩定、DSG的雙離合變速魅力,

退、升檔無任何頓挫,

可以任性的在山道上盡情的舞動,

不過我認為,

胎壓似乎是打太高了,

高速駕馭下,

經過小坑洞、崎嶇路面,容易感受震動情形。

小知識:GOLF,與你所知道的球類運動扯不上一點,

在我還想不透為何要將它命名為高球車的同時,

我突然想到德語課學到的一個單詞“Golfstrom”,意為「灣流」,

更是指「墨西哥灣暖流」,

為全球最大洋流,

起源於墨西哥灣,

經過佛羅里達海峽沿著美國的東部海域與加拿大紐芬蘭省向北,

最後跨越北大西洋通往北極海。

從命名看來可知,其志之雄,Volkswagen之野心。

德國工藝,極致理性。

但是像GOLF GTI 這樣的產品,

屈服於各種極致之下,

競速、舒適、空間,

它並沒有在任何一下特別突出,

它妥協了,

向追求各種極致妥協,

為的是達到完美的均衡,

當我無法形容這種驚世平衡時,

VolksWagen 標語告訴我了: VolksWagen 「Das Auto.」

“The car is not a car, but a real car. ”

它並不只是一台車,而是可以讓您真正信賴的一部車。

分享
上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