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飛行:與BMW 340i M Performance Limited Edition的壯遊日誌

DSC_8760從狂人日誌成立初期,

心裡就一直很想尋找一條最美麗也是最適合駕駛的公路。

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應該說,

台灣有太多的美景,

尤其是那近在咫尺卻也遠在天邊的東台灣,

雖說中南部其實也很多鮮少人知的秘境與場景,

但僅靠一條海岸公路聯外的東部,

又有著太平洋無遠弗屆的遼闊,

卻總多了分神秘面紗,

再怎麼說越難到達的疆域,

反而更能激起年屆而立、心裡想要壯遊的意志與情緒,

尤其這回要試駕的是340i M Performance Limited Edition,

既是動力充足的3.0升雙渦輪又是宜家宜室的四門設定,

而且M Perfromance所象徵的運動化設定總令人有些遐想;

俗話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有了這樣一架精良的速度機械,

不走的遠一點久一些、不來場貨真價實的壯遊肯定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充斥著中高速彎、遠在花蓮與台東之間、連結著玉里和長濱的台30線玉長公路,

似乎是個很不錯的地點,

心理更有個聲音不斷的告訴自己正是那座落在鄉野與海岸間的鋪裝路面,

更能讓340i M Performance Limited Edition盡興發揮。DSC_8344

出發吧!潛藏在男人血液裡的壯遊基因是毫不猶豫的,

在星期一的早晨點燃了那令人期待的B58B30直列六缸引擎,

我不假思索的就往東台灣的方向前去;

豔陽,藍天,還有柏油路面的陣陣蒸氣,

雖說熱天總不利於內燃機徹底發揮,

但這種景緻實在令人也顧不了三七二十一,

只想奮力在公路上奔馳—國五上,

上班日稀少的車流就像是在挑釁被工作壓抑了許久、終能解放的自己;

迫不及待的全油門,

這具新引擎確實也不令人失望的總能在第一時間給你足夠的反應,

澎湃的很可以!

尤其是好久不見的直六引擎,

是說BMW渦輪化之後竟也顯得彌足珍貴,

令我回想過往駕著E46 Touring的點點滴滴,

儘管Turbo的動力跟當年那具2.5自然進氣的M54實在是天差地別,

但同樣渾厚悠遠的旋律卻讓人入迷;

說真的,這世上沒幾具直六能造得出BMW的聲浪,

這種可以撩起駕駛慾望的聲浪,

尤其渦輪化之後的新車聲浪普遍斯文,

但全油門時的340i M Performance依舊充滿著野性,

心中更是大喜—再加上那隨傳隨到的中後段加速,

與個人相當激賞的方向盤回饋與手感,

就算F世代的3系列已經不像過往那麼全然硬派設定,

但你仍能在舒適間找到那些令人血脈賁張的硬派氛圍,

或許不那麼激進,卻多了點成熟的韻味,

竟也像是此時此刻的心境,

擺脫了20歲的衝動與稚氣,

多了些深思熟慮更多了分穩重與玩味—只是興高采烈的出遊,

卻被通突如其來的facebook message給打斷了片刻:

遠在花蓮的車友告知,

前陣子連日突如其來的西北暴雨,

沖斷了蘇花公路的149.7km處,

而且這一坍至少要封閉到隔天中午還不能保證能暢行無阻,

難道這段最美公路的追尋之路,

就得這樣告終了嗎?

只是此時此刻我已到了宜蘭,

心理想要壯遊的念頭卻是再也無法被現實的殘酷給困住,DSC_8364

怕什麼!這回我有340i M Performance,

只要路是通的,心是寬廣的,

又有什麼可以抵擋的了內心想衝、想突破困境的意志?

這時,我想起了武嶺。

上回來這裡是二月份的往事,

那時我騎著凱旋跟好友一起挑戰單日半島的長途騎行,

只是裝備不足再加上嚴峻的天候以及長途對體能乃至於意志力的考驗,

說真的,那並不是段美好的回憶,

儘管騎行的樂趣往往不是駕著四輪能夠領會的心情,

但那一次真的太慘烈,

確實也讓我好生畏懼;

過往還擁有E87 130i的時候也曾直上合歡、直上這台灣海拔最高的公路之巔,

但終究那是從南投出發,

沒能真正享受到從東台灣直搗目的地的大景與那幾乎是人煙罕至的舊中橫公路,

沿著蘭陽溪逐漸深入至武陵農場與梨山的台七甲更適合盡情奔馳,

何不轉戰這條未能細細品嘗、卻總在心裡佔有著絕對無上地位的壯麗公路?

心一橫,趕緊下了交流道往太平山的方向出發,

轉瞬間我已來到寬廣的蘭陽溪畔—這真是段美麗的公路,DSC_8393DSC_8438

我總覺得老天是公平的,

雖然東台灣的地理條件總令這塊淨土顯得不是那麼方便,

但卻給了他們最好的道路品質與最難能可貴的景色,

而且兼具直線與各式彎路的組合更能讓我盡情體驗這架四門後驅的Sport sedan;

切換至Sport Plus模式,

意外的是循跡系統竟也跟著一起關閉—當然,在防滑依舊會作動的情況下,

當真要逢彎就搖頭擺尾還來個白煙番長還是有些難度,

但好處是你可以在安全又放心的情況下,

盡情享受FR出彎時後輪的推進力道與滑動,

而且我非常欣賞這具八速Steptronic自排變速箱,

不只換檔速度奇快無比的不亞於時下任何一具雙離合器自手排,

而且依舊維持著Steptronic相當細膩的變速質量,

而且最棒的是她並不會干預太多退檔的轉速與時機—光這一點就足叫人拍案,

話說我真心認為一具好的、能讓你擁有絕對主控權的變速箱,

才是一輛車開起來讓人難忘的關鍵,

而這具Steptronic甚至可以讓你恣意享受到那退檔後依舊落在動力好球帶的轉速,

高超的寬容度令人激賞,

充沛的扭力驅策下帶著點側滑出彎更是輕鬆愉快,DSC_8465

尤其是行經南山一帶那四線道又平整的髮夾彎,

只要你心之所嚮,

340i M Performance總能給你打從心底期待的甜頭嚐嚐,

或許不像過往的Bimmer那樣陽剛,卻不曾令人失望。

直到通過了武陵,

一切都像是電影場景那樣美的不切實際,

高海拔的植被與乾冷更讓人暫時拋開了現實的紛擾與煩憂—只是美好的事物往往來的快卻也去的急,

DSC_8480DSC_8490

等不及到梨山的路上竟下起了傾盆大雨,

而且和平部落一代的路面也越來越破碎,

DSC_8502DSC_8514DSC_8523DSC_8538DSC_8555

再加上兩側三不五時的平房與民家,

只得放慢那奮起的情緒與步調繼續向前,

但切回了comfort mode的340i M Performance確實也不令人失望,

靜謐的座艙也好、Harmon Kardon絕佳的音質也好—這16支揚聲器與BMW Proffessional主機的等化器功能在Logic 7的環繞音場功能挹注下的音色實在漂亮,

低音飽滿,中音溫潤,高音清晰而甘甜,

頓時令我開始懷疑起過去自己擁有的美規R55 Clubman上面那兩塊有著Harmon Kardon字樣的喇叭飾蓋究竟是真的還是裝飾而已?

我尤其喜歡M版上面的這組座椅,

是說紅色Dakota皮革實在漂亮,

但實用的腰部支撐調整、恰到好處的包覆不會太戰鬥卻也經的起一定程度的操駕考驗;DSC_9603

是說身邊的車友們總愛抱怨新世代的3系列不像過往那樣犀利,

但我總覺得這並不是件不好的事情,

這是架非常refine的轎車,

而且調性上的改變更令她有著過往不曾有過的絕佳寬容度—至少對我這種已經過了駕著硬梆梆又吵雜的性能車的年紀而言,

我反而喜歡這種動靜皆宜的步調,

而且相當適合旅行,

絕佳的配置總能一掃長途的疲憊,

只需要專心的享受油門、剎車與方向盤的節奏與回饋;

不信你下次開個改裝了PSS 9的車走這同樣一條路線,

不舒服就算了,

要打翻幾杯珍珠奶茶才過癮都是個無解的謎。DSC_8577DSC_8590DSC_8600

離開梨山已是下午四點的事,

只是最艱困的部分才正要開始;

連日的暴雨早已將大禹嶺一帶的舊中橫給摧殘的破敗不堪,

再加上一早累積在花蓮要北返的車潮這時通通塞了進來,

不得不改道的眾多卡車們更把原先就傷痕累累的路基給再次壓毀,

只得一路走走停停不斷等待,

而且車流甚至不亞於下班時段的內湖科學園區—我的天!

DSC_8602DSC_8605DSC_8608DSC_8617DSC_8640

只見天色越來越黑,

卻連大禹嶺轉往合歡與太魯閣的路牌都還見不著,

而且雨勢也不見減緩,

甚至大的連前檔的撥水都開始派不上用場,

濃濃大霧更彷彿在嘲笑那個理想化的自己究竟此時此刻還在這裡幹嘛,

何不原路返回、改天再戰?

只是,太輕鬆愉快似乎不符合壯遊字面上的定義,

若不能挑戰懦弱的自己,

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好在沿路塌陷的路基與破碎路面並沒有難倒340i M Performance,

這懸吊儘管已比標準3系列降低了10mm並且擁有較運動化的調性,

優異的吸震依舊令這崎嶇的路面顯得不痛不癢,

你依舊可以癱軟在包覆性不俗的座椅上盡情的享受旅程、享受音樂。DSC_8652DSC_8668DSC_8685

總算,人滿為患的舊中橫終於在通過了大禹嶺之後逐漸暢通開來,

而且天公疼憨人,

灰暗的天色竟露出了黃昏時刻那不可多得的萬紫千紅,DSC_8702DSC_8704DSC_8723

尤其是遙望遠處那神秘又不敢令人輕忽的黑色奇萊、那傳說中最險峻也是最讓無數登山客想要一探究竟的奇萊主北,

在這絕美的黃昏時刻更顯得神聖而不可侵犯,

好一幅令人難忘的大景不只令人難忘,

更忘卻了旅途中的不順遂,

只想好好享受當下、享受這難以置信的畫面;

而且這段山路越是往高處爬景色就越是迷人,

DSC_8729DSC_8735

直到通過了海拔3000米的路牌,

通過了那如夢似幻的松雪樓與武陵,

儘管這時天色已黑的幾乎快要不見五指—幸虧這組LED頭燈的照度跟穿透度都相當優異,

倒也令這段摸黑前進的路程不那麼的辛苦,

但微光下的窮山峻嶺卻更顯壯闊又令人心情平靜;

我承認人真的很渺小,

面對真正的大自然景致時你更會感受到我們在這世上是多麼的微不足道,

但也正是這樣的經歷,

能讓活在物質世界的我們感受到什麼才最是重要,

什麼才是人生真正的目標,

或許下回帶個帳篷,

露宿在這原始而純粹的景色之中,

會有更不一樣也是更深刻的體驗也不一定…?

DSC_8772DSC_8779DSC_8783DSC_8796

只是那晚在下塌的民宿,

心裡卻總有些缺憾;

儘管這回有了架面面俱到的四輪陪我征戰,

不用再面對上回那種勞其心志又餓其體膚的難耐,

但沒能在天色正藍的日正當中親眼見到那景色,

實在叫人心有不甘;

開什麼玩笑,這回就是要壯遊,

就是要享受一下人車合一的痛快還有那分與內心對話的孤寂,

豈有抱憾下山的道理?

DSC_9786DSC_9751DSC_9769DSC_9761DSC_9779

隔天起了個大早,

我決定再次前往那淨土瞧個究竟,

終究沒有什麼關頭可以難得倒情緒來了的自己,

而且今天的陽光格外刺眼,

似乎老天爺都感受到了這份自作多情的雄心壯志,

蔚藍的天空更把這高漲的氣氛給推到了高點!

我實在很喜歡清境農場一帶,

儘管這些民宿與農田就水土保持的角度而言實在不是件好事,

但高海拔的澄澈與乾淨的植被、再加上許多歐風十足的建築與壯闊的山水,

總有種不像在台灣的錯覺,

尤其是當你通過了翠峰,

兩旁翠綠又茂密的樹林頓時柳暗花明,

那瞬間出現在眼前的大景更是震撼無比,

每次經過都要讚嘆一回,

DSC_9540DSC_9555DSC_9549DSC_9545DSC_9719DSC_9688DSC_9562DSC_9566

而且游刃有餘的動力最大的好處就是她的高山症並不明顯,

當然你還是感受的出來全油門時的力道有些衰退,

但你依舊可以視沿路的路隊長們於不顧,

恣意的超車跟加速,

恣意的享受這難得的高海拔公路。

終於,我再次來到武嶺,

這回沒有連綿雨勢也沒有雲霧,

只有晴朗開闊的視野,

與群山繚繞在身邊的居高臨下,

還有那與世無爭又由不得現實打擾的格局與心境;

DSC_9598DSC_9585DSC_9634DSC_9639DSC_9640DSC_9653

這一刻,只屬於我,

還有那不曾令我失望的340i M Performance,

We made it!

無論旅途再艱辛,

這架低底盤又是個運動化版本的四門房車竟也陪著我一起到達了目的,

視崩壁與滿地的積水和高低起伏於不顧,

儘管還車不過是幾小時後的事情,

但這份深厚的革命情感竟也令我有些感傷,甚至帶著點不捨;

重點是我已找到一條最美的公路,

蘭陽溪的遼闊、武陵的脫俗與秀麗、梨山的清新還有那鮮甜的蔬果、大禹嶺的險峻與艱難,

還有那嘆為觀止的奇萊與合歡,

這不只是條最美的路線,

更是段真正的壯遊路線,

儘管終究沒能見到玉長公路的樣貌,

睡眠不足的我卻絲毫不後悔此時此刻,

自己正站在合歡主峰步道上拍照的事實。

總覺得每天生活在高密度又窒礙的城市,

你很難不被水泥叢林的灰暗與快節奏給封閉了自己,

雖說現代人總是冷漠,

就算是充斥著笑聲的歡場也總是做戲的多,

但當你靜下心來,

總會想要出去走走,

舒緩那缺乏溫度的城市生活,

只是單純的、開懷地享受那些最原始、卻也是最能感動人心、那些最真實又毫不人工的大自然天地。

如果說旅行的意義是要充電,

那麼壯遊所追求的更像是逆光飛行,

就算充滿著未知數也要大膽的向前:

過程,能讓你更了解自己,

與車對話之餘更要認真面對接踵而至的考驗與真實起伏著的情緒,

至於目的,

更是要考驗你的決心,

終究沒有任何事物可以阻擋你,

只要有了合適的車,

跟那不願輕易放棄的壯志與熱情;

而我,也深深的愛上了340i M Performance,DSC_9580

我不否認這不再是過往只著墨在運動性格的3系列,

但我真心喜愛她的設定、喜愛那種宜動宜靜卻又可以很澎湃的Grand Touring調性、喜愛她透過新科技還有新的造車工藝來詮釋BMW的曾經,

斯文又如何?

真野起來她還是能讓你控制不住右腳的只想繼續奔馳下去,

只是當真遭遇了爛路你依舊能氣定神閒的笑看一切,

不用忍受任何的不舒適與不和諧;

這正是340i M Performance讓人癡狂的魅力,

終究你能在精緻卻冷硬的德意志機械裡找到那彌足珍貴、關於駕駛的強烈渴望與不曾消逝的樂趣,

就算新世代的車普遍造的好開好上手又好不鮮明,

你仍能感受到她的老派魅力—那種能照著你意志盡興的駕駛、還有那不安於室的後輪鼓譟著你再用力一點、過彎再激烈一些,

那種BMWness;

就算硬派不再又如何?

她依舊是那個會令你會心一笑的3系列,

依舊是那個會令你在激情過後捨不得下車的3系列,

只是更內斂、底蘊又更深厚了些,

Why not?

DSC_957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