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時代:與KTM RC390的回到18歲之旅

DSC_6933關於仿賽車的記憶,

對多數人而言其實都是遙遠的—除非你一直很熱血,

也一直熱愛在山路或者是賽道上挑戰極限的感覺,

那或許這些年來陪伴你的武車總比文車多一些;

但那終究是少數騎士的選擇,

無論你一直都有二輪相伴或者曾為了成家立業中斷了好些時日,

隨著年齡增長,

會在"仿賽"這條路上不畏現實洪流的,

往往少之又少—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當我接過了RC390的鑰匙,

心裡會是如此的悸動又五味雜陳;

上一次這樣子壓低上身,

試著躲在整流罩裡低著頭、劃破甚至想著贏過風,

說真的已經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往事,

至少那時我還年輕,

沒有身上這圈大肚子,

還趴的下去嗎?

說真的,心裡還真的沒什麼把握。

只能說老天爺是眷顧我的,

RC390並不如想像中的緊湊—雖然她很輕很瘦也很小台,

但從手把、油箱到坐墊的距離卻是意想不到的修長,

只要放鬆上半身就能輕易地趴低身子,

比起好友的R3那有些綁手綁腳又有些休旅的騎士三角而言,

RC390能更輕易地找出不彆扭也不委屈的戰鬥姿勢,

重點是當趴下去的那一刻,

單汽缸更不造作也更直接的回饋與震動,

再和著點午後的微風拂過,

不過是段從新北騎回台北的短暫路程,

卻像是回到18歲那樣令人不自覺得年輕了許多,

記憶裡那個炙熱的夏天、學生時代對速度的懵懂與熱切,

彷彿深了根似的築構在深層的潛意識裏面,

不斷的刺激著自己在趴低點、再騎快一點;

當然,這絕對不到公道爆走的程度,

但心裡的激動與那種想乘著她到處亂走的心癢難耐卻越是強烈;

至於今天要騎去哪邊?

心理竟也莫名的有了定見,

或許隨著風,

一起去個海邊,

細細回味下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岸線,

重溫年少時代的片段與歲月。

DSC_6901DSC_6903DSC_6906

通過石碇,

我打算走北42縣道再接北宜,

穿越礁溪後再走台2線的濱海公路;

看似再平凡也不過的一段騎行,

其中蘊藏著的卻是數十年如一日的深刻記憶,

與無數個男孩與內燃機一起編織著夢想的大小日子;

我尤其享受RC390在山路上的表現,

當然你不會要求也不會期待一台排氣量不到400cc的單缸打檔車能給你多嚇人的動力湧現—儘管隨著轉速拉高她確實也頗有感覺,

但那終究在多數人的能力範圍之內,

好處是你可盡情的全油門也不會感到太過緊張所換來的疲倦,

能用一種很輕鬆卻也有一定速度水平的步調在山路上撒野,

輕巧與靈活的調性所帶來那種幾乎是隨心所欲的騎乘感受,

更讓我回想起了大學騎著FZR磨膝蓋的往事,

那種節奏與感受竟是如此相似,

甚至RC390還更加輕盈些;

熱血又盡興的通過了坪林與九彎十八拐後我在礁溪的咖啡店稍作停留,

打算順道躲一下正午高掛的日頭,

這時有位帶著全家老小出遊的爸爸跑來跟我攀談,

儘管他從沒接觸過KTM的車子,

唯一見著的機會還是因為鄰居有台跑林道用的EXC-F 350,

但更多時候我們的話題卻圍繞在仿賽車上,

圍繞在這曾經陪伴過我們青澀歲月的速度機械—這正是仿賽車、尤其是這種輕型仿賽車之所以迷人的部分,

她們既不向600乃至於公升級的跑車那樣遙遠,

也不像滑胎或者林道車那樣只活在少數人的心理,

再怎麼說我們都曾經歷過那對速度與操控曾有所堅持與狂熱的年少時代,

幻想過躲在整流罩後面笑看人生百態的任性與灑脫,

無論是否曾經擁有過,

任誰都很難抗拒這種似曾相似的氛圍。

DSC_6910DSC_6919

轉上濱海公路,

故事才正要開始;

刺眼的陽光、帶著點微涼又帶著點黏的海風和亢奮的轉速聲浪,

還有隨著車速狂跳的心臟,

和身旁那一望無際的太平洋,

這不正是記憶裡那年夏天的模樣嗎?

DSC_6927

就算不明究理的路人們不斷側目也要壓低身段躲在風鏡後方,

就算車速也不過就是巡航以上、極限未滿的程度,

也要拿出一名騎士該有的模樣,

拿出那種足以與風較量的氣勢和膽量;

倦了,就隨處找塊空地歇歇,

看海、放空、哪怕只是隨處找個防波堤望遠都足以忘卻世俗的一切,

像是18歲那年的單純與新鮮,

帶著點少年維持著煩惱的強賦新愁,

實則無憂無慮的漫遊在馬岡村的堤防邊,

好似學生時代總愛藏在課本書套裡的漫畫中那令人心嚮神往的湘南海岸線,

還有喧囂的二輪鋼鐵與大男孩們共譜的愛恨情結— 不過假日的遊客人潮似乎比想像中多一點,

DSC_6938DSC_6942DSC_6943

以前多半在平時日駐足的馬崗竟也不再靜謐,

令人難以享受片刻安寧,

只見對面山頭似乎是個不錯拍照的制高點,

索性繞去見識下這每次總是經過卻不曾停留的三貂角燈塔,

偏偏又是滿坑滿谷的遊客,

儘管我還是在路肩找了塊偏僻的角落試著停留,

但聒噪的人群竟也讓我陷入了天留我不留的窘困之中,

只得加緊腳步,繼續向北,

試圖再找回那些年的寧靜與純粹。

DSC_6963DSC_6967

只是繼續向前邁進,

陸續經過了福隆、貢寮、龍洞,眼看暖陽正逐漸往西邊的海平面下探,

卻依舊找不著一個真正能讓旅人、

讓渴望著平靜的過客能稍稍喘息的一塊淨土,

我只能繼續壓低身子,

跟風、跟時間賽跑;

正當我心煩意亂之際,

原本平緩的丘陵逐漸變得高聳入天,

巨大的岩盤與石塊更取代了令人備感親切的沙岸與港灣景致,

只見那一陣陣用力拍打在沿岸邊的碎花浪頭邊上,

竟有這麼一小塊空無一人又無邊無際的停車場—配上這等落日餘暉照映下的浩瀚景致,

這不正是最理想的地方嗎?

熄了火,將隨行的安全帽、裝備甚至是RC390隨興的擺放在這塊無人紛擾的錯置時空裡,

我索性放下一切的顧忌,

肆無忌憚地躺在那片水泥地,

享受當下,享受這睽違不知多久的回憶畫面,

那澎湃激昂卻讓人打從心底平靜的陣陣浪花,

與曾經我們是這樣了無牽掛的說走就走又無所畏懼的青春年華…

DSC_6990

謝謝你,

RC390,

讓我能任性的擺脫了一整天的現實,

重溫年少時代最不羈也是最快樂的日子。

DSC_698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