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的冒險:2016 Audi Driving Experience Finland北國冰上紀遊

DSC_2657

經歷了3次轉機,將近24hrs的航行,我們總算跨越了7765公里,跨越那遠在天際線盡頭的北極圈,來到這片冰天雪地。六天五夜,彷彿夢境般的超越現實又不切實際,北國的遠離喧囂與孤寂也好,寒冷卻炙熱的激烈駕駛也好,Hot Lap時教練在雪地裡駕著RS4挑戰物理極限的瘋狂也好,極地探索與異國都會叢林的冒險也好,還有過程裡的無盡點滴與歡笑;這是一場華麗的冒險,更是一場此生都不容錯過的難得體驗!

 DSC_2253

離開台北,

已是24小時前的事,

我打起精神仔細端倪了下飛機窗外那片銀白色的世界,

心理依舊難以置信已經來到這如夢似幻的場景的事實—這裡是芬蘭最北端的Lappland省,

DSC_2259DSC_2260DSC_2262DSC_2271

除了幅員幾乎完整坐落在北極圈,

更是傳說中聖誕老人的故鄉,

據說Santa就住在芬蘭與俄羅斯邊境的耳朵山-Korvatunturi上—當然,

這也反映在了當地人的主食,

除了著名的新鮮鮭魚外,

最多的就是馴鹿肉,

從Kittilak機場往飯店的路上更有幸體驗了個馴鹿三明治,

帶著點嚼勁的口感與獨特風味更令人印象深刻。

DSC_2277

這回,我們來到位於北極圈以北154km的小鎮Muonio,

一座與世無爭又有著無數冰湖的淨土,

為了的就是能盡情又盡興的體驗在台灣少有的冰上駕駛體驗,

DSC_2293DSC_2274

趁著落日前夕總算抵達了這回住宿的Lapland Hotel Olos,

說老實話,

氣溫並不如想像中的低—儘管你還是需要足夠的禦寒衣物與手套、毛帽才不致猛打哆嗦,

但一來乾冷的氣候體感溫度本來就比想像中高些,

二來在我們抵達的前一天氣溫更是令人聞風喪膽的零下二十五度,

頓時間心裡還有些安慰,

真受不了低溫至少飯店的房裡還有私人的三溫暖設備,

可以躲在蒸氣室裡驅驅寒氣;

DSC_2681DSC_2320DSC_2315

DSC_3631

不過這並沒有辦法澆熄心中的熱血,

就算隔天一大早就要集合,

還得先通過尚未調好的時差與清早的低溫,

前往駕訓場前的presentation大家依舊準時又座無虛席,

高漲的情緒更在見到車庫前那整齊排列、在灰暗的天色裡閃耀著亮眼紅潤光澤的S5 Sportback們的那一刻達到高峰,

畢竟能在冰湖上駕著一台高性能的Quattro享受慣性移動的快感,

夫復何求?

DSC_2345DSC_2353DSC_2369DSC_2739DSC_2389DSC_2406

這回的Driving Experience,

除了陪伴我們接下來三天課程的S5 Sportback頗具看頭,

德裔教練陣容也相當有看頭,

除了原廠資深教練外更有前拉力賽冠軍車手,

其中不乏訓練我國新任元首特勤司機的駕駛專家;

在抵達冰湖的那一刻,

必須得說心裡實在震撼,

DSC_2561DSC_2775

Quattro Only的告示牌說明了這是個不好惹的訓練場地,

尤其當原廠特意準備的直升機升空的那一刻,

千湖之國的景致果然名不虛傳,

只見教練們在雪地裡奮力的滑行更是令人振奮,

那畫面實在精彩又難忘;

DSC_2570DSC_2580DSC_2589DSC_2658

一來,在台灣就算是高海拔山區的湖泊在寒冬結凍依舊是那麼薄薄的一層,

別說在上面駕車了,

連走路都有問題;

二來,這座冰湖幅員之遼闊,

就連國內最具規模的大鵬灣賽道都相去甚遠,

何況這是一座結冰厚度將近100cm、可以規劃出總長超越8km的大型冰上賽道!

DSC_2400

第一天上午,

教練們特意安排了兩座訓練場,

一座充斥著各種角度的刁鑽彎道,

用來訓練駕駛們對於中低速技術彎道的轉向、剎車與油門控制;

DSC_2419

另一座則是單純的U型環形賽道,

透過更深並且速度更高的彎角,

訓練駕駛對中高速甩尾滑行的基本觀念;

DSC_2540DSC_2541

結束了上半天的教學後,

則會循序漸進的帶著你往速度與難度都更加進階並且更長的賽道盡情體驗,

忘了說,Audi還相當貼心的準備了個溫馨的小木屋,

每當你累了倦了或者是集合時,

總有熱騰騰的飲料與點心隨時等著你來這歇息。

DSC_2509DSC_2512

必須得說,

冰上的抓地力與我們習以為常的柏油鋪裝路面真的有著相當懸殊的落差,

尤其當你驅策著的是一架有著44.9kgm扭力的機械增壓動力S5,

2900rpm就湧現的峰值就算有Quattro加持,

在防滑系統全關的情況下依舊是蠢蠢欲動又不安於室,

你會開始重新審視轉向與油門之間所扮演的腳色—在幾乎毫無抓地力可言的冰上,

DSC_2991DSC_3222

過度的轉向只會導致嚴重的轉向不足,

尤其當你進灣的速度只要偏快,

衝進雪堆不過是一步之遙—這也是為什麼Audi特別準備了一張Tractor Card,

每當你衝進雪地裡需要靠牽引車救援,

就必須在上面打孔以資紀念,

被打孔的次數也是結訓時另外一項競賽,

畢竟小心使得萬年船,

能避免失控才是真正能master在雪地上行雲流水的關鍵;

DSC_2661DSC_2832

相對的,

只要透過正確的進灣配速、點到為止的轉向舵角與適時的修正與反打方向盤時機,

再輔以油門的深淺來控制滑行的角度與距離,

你就可以將慣性玩弄於股掌之間,

在冰上做出不可思議的甩尾滑行與速度,

那種感覺就像是初吻一樣深刻而強烈的難以置信,

因為你會不斷的在內心高喊著"This is actually happening!”;

DSC_3250DSC_3363DSC_3399

這正是冰上駕駛最有趣的部分,

你會發現油門能辦到的事是如此深遠又超乎你想像,

而且耐心等待正確動作時機更是門深奧的學問,

當你能在頗具車速與技術性的長賽道裡靠著甩尾完封的那一刻,

無盡的痛快與成就感更是不言而喻。

DSC_3081DSC_3061DSC_3097DSC_3120DSC_2819DSC_2676

當然,除了最後一天的計時賽令人摩拳擦掌,

由前拉力賽冠軍教練駕著RS4帶著你發了瘋似的高速滑行也是相當難得的體驗,

我永遠忘不了那圈Hot Lap,

DSC_3699

只見教練不過是輕描淡寫的操作轉向、油門來調整車身動態,

流暢的節奏甚至感受不出來你正用將近140km/h的速度滑行過彎,

擺動著的車尾免不了掃到的飛濺雪花像是如此激烈卻又無比優雅,

彷彿花式溜冰那樣一舉手一投足都美得足以凝結瞬間,

化作永恆的畫面。

DSC_3741

第二天下午的雪地摩托車體驗,

也是相當特別的經歷,

從Lappland Hotel Olos出發將近兩小時的路程,

我們得以細細瀏覽當地獨特的景致與這種在台灣不曾出現過的代步工具;

DSC_3575說老實話這並不如想像中輕鬆,

首先你得克服的是這終究是Offroad的無鋪裝路面,

Snow mobile特有的前軸雪橇轉向除了顛頗之外甚至有些重手,

尤其當你循著前車壓過的軌跡前進,

你必須更用力的握緊龍頭才能控制得宜—但這並不是件會澆熄大夥兒熱情的難題,

當我們穿過樹林沿著冰湖繼續前行,

那種一望無際的開闊與孤寂,

伴隨著冒險犯難的好奇心與想像力,

還有人類面對大自然是如此渺小的謙卑心境,

我甚至認為這是一趟心靈探索之旅,

會讓你重新思考自身的存在與意義;

DSC_3580DSC_3607DSC_3609

更訝異的是當我在冰湖上發現了點與點之間的通勤距離動輒50~100公里,

隻身往返其中的當地人卻比比皆是,

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會讓人甘願生活在一個如此孤寂又隨時隨地需要與大自然對抗的環境?

這裡真的不是一個容易生活的地方,

至少當我們在樹林踏雪時偶然發現的馴鹿頭骨已經說明了一切,

就連生為北國的物種都有可能在須臾間逝去,

DSC_3591這多少解釋了為什麼多數的芬蘭人都是這樣沉默寡言,

就算他們其實相當友善也樂於助人,

卻總顯得外冷內熱,

終究大環境已經如此嚴峻,

又何苦總是感情用事?

不過當那晚在飯店外的空地,

見到了極光與流星,

見到了那如夢似幻的綠色光影,

對我們而言恐怕是一生難得幾回的經歷,

對當地人卻早已是司空見慣的場景,

我想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吧?

住在這樣不近人情又艱辛的地理環境,

你就可以見到許多人終其一生都不曾有機會目睹的美麗風景。

DSC_3623

最後兩晚的赫爾辛基,

又是截然不同的故事;

當然,這多少跟我們下塌、位於Helsinki市中心Esplanade Park旁並且歷史相當悠久的Hotel Kamp有很大的關係,

DSC_3761DSC_3924

這棟興建於1887年的五星級老牌飯店,

儘管曾在1965年重新改裝過,

卻依舊保留了相當傳統的風貌,

身處精華地段的周邊更是琳瑯滿目的高檔百貨商店,

但這景色卻又與你印象中的歐洲不那麼相似,

比起標準北國鄉間景致的Muonio,

Helsinki華麗光鮮的背後總有股說不出的滄桑與蕭瑟—這多少與芬蘭的歷史有些關係,

DSC_3758DSC_3766DSC_3882DSC_3876DSC_3921

畢竟這裡曾長期受瑞典與俄羅斯殖民文化洗禮,

尤其是俄羅斯統治的這段100多年光景,

就算沙皇刻意將芬蘭定位為自治大公國並試著在政治與教育方面扶植芬蘭的傳統與定位,你

能仍在Helsinki的許多角落看到俄治時期所留下的痕跡:大型的集合式住宅、東正教的圓頂教堂與多半有著寬敞腹地的都市規劃,

就算你仍會在西貝流士公園與隸屬路德教派的岩石教會裡看到屬於芬蘭特有的氛圍,

DSC_3769DSC_3826DSC_3829

但當你漫步在赫爾辛基的大街小巷,

卻總會有種身處莫斯科的錯覺;

DSC_3906

趁著City Tour告一段落的空檔我試著在這陌生的城市裡找間咖啡店小歇,

就算這間號稱有著芬蘭最棒咖啡豆的Good Life Coffee的店面是如此放鬆又相當適合在這彷彿住家的空間泡上好一陣子,

DSC_3911

但所在的集合式住宅區卻更有種難以言喻的東歐氛圍,

無論是設計甚至顏色都是如此整齊劃一—這正是赫爾辛基最迷人的部分,

殖民的記憶奠定了歐洲裡相對少見又特別的城市風貌,

或許少了些西歐與南歐的浮華、活潑與五臟俱全,

也不似北歐那樣先進裡帶著極簡,

但在這獨立還不到百年時間的國度,

卻多了分大時代風蕭蕭兮的歷經風霜與冷冽之美,

而且你總會在這些看似平凡無奇的巷弄角落發現許多芬蘭獨到的人文風味與溫度,

只是用一種更後現代的手法詮釋罷了,

如此衝突卻又如此饒富趣味。

DSC_3778

這是一場不可思議的旅程。

確實,對任何一個心中有內燃機、熱愛著四輪的愛車人士而言,

能在冰湖上面駕著S5盡興撒野的三天三夜,

任誰都很難拒絕;

但重點是當你開始對方向盤與油門有了全新認識,

對車身動態的慣性變化有了更細膩也更精準的體悟的同時,

還能仔細品味這遠在地球彼端、挑戰著我們對歐洲既有印象的北歐風情與時代記憶,

領略所謂旅行的意義,

當然,還有那令人永生難忘的極光與馴鹿滋味;

說這是場華麗的冒險,

一場任何人都不可多得的壯遊體驗,

一點也不為過吧?

DSC_315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