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那些逝去的美好

DSC_8856

前陣子我試了新款的Mazda Miata。

那是一個天氣出乎意料晴朗的週一,

無論在北宜或者是北橫都是晴空萬里,

乾燥的柏油路面伴隨著機械們奮力吞吐這乾冷的空氣,

說穿了,

那天就是為了車癡們而生,

就連濕度和氣溫都是這樣渾然天成的適合重踩油門。DSC_9144

確實,

Miata很帶勁,

就連自排都能要你大呼過癮;

Z4也很給力,

尤其這還是全台僅此一輛由總代理正規輸入的3公升"六速手排"敞篷,

可想而知直六又上空還有座6MT的寶馬又是多麼迷死人不償命的光景;

但最讓我久久不能忘懷的,

卻是那架湛藍色的S2000CR。

DSC_8857DSC_8820DSC_8821DSC_8848DSC_8838DSC_8819

我對S2000其實是陌生的,

確實,

身邊有許多好友都擁有這輛車,

也曾有過幾次機會能一親芳澤,

卻都是很短暫又片段的記憶,

比較鮮明的反而是坐在副駕駛座緊握著扶手大喊救命的畫面(對,Jaku,我就是在說你!!);

我知道這是一架無與倫比的車子,

至少那年在渣甸山駕著朋友全原廠的AP1往Morning drive出發的一小段路上,

就算那是架連輪圈都是原廠16吋的AP1,

但無比清晰的路面回饋與超強剛性卻也讓我嘖嘖稱奇。

直到這次,

好友大方出借他心愛的全原廠S2000 Club Racer,

任我盡情的在北宜和北橫檔檔8000rpm的放肆…

DSC_8843

這實在是一台不可思議的車子,

無論她的秘密是來自轉向圈數更少的方向機與更競技的底盤設定,

又或者是更強的車身剛性與空氣力學真正發揮功力,

重點是她所能帶給駕駛的感受,

卻遠超過一台所謂量產車在你想像裡會有的極限;

第一時間你會被敏銳又直接到有些神經的轉向開始刺激著分泌腦內啡,

然後當Vtec kicked-in後一湧而出的動力與F22C咆哮時的震動與尖銳更會不斷挑戰著你的理智線,

偏偏三四檔齒比的落差又少的可以,

那種在好球帶裡反覆迂迴的張力更會讓你腎上腺素暴增,

然後逐漸進入一種精神力高漲的無法自拔、介於想要保持冷靜卻又招架不住心跳不斷加速與狂喜的忘情境界;

確實,

你可以選擇放輕鬆些、用低一點的轉速來面對,

但F22C就是要盡情拉轉才能真正發威,

偏偏轉速一高CR的後軸動態又是如此遊走在穩當與蠢動之間,

更會讓你有種如坐針氈卻又有著無比信心的衝擊與矛盾感…

DSC_8999

在我短暫的試車生涯裡所接觸過形形色色的近代性能/跑車中,

從來沒有一台車能給我這樣震撼又大開眼界的感受;

是,Aston Martin V12 Vantage S確實是我至今試過最難忘也是最喜愛的一部,

是,Caterham Super 7確實是我至今試過最競技本位也是最毫無掩飾的狠角色,

但一個太過遙遠,

一個更是不切實際的過度熱血,

但當我面對S2000CR,

心裡卻滿是莫名的感動與無盡感慨的百感交集;

感動的是,

撇開到底有沒有選配空調音響還是一切從缺,

但她的架構終究還是源自於那個總是替人設想的本田,

就算CR的本質就是競技,

就是那麼純粹的操控導向,

至少基本的實用性並沒有跟著從簡,

既可以陪你下場也能陪你上街,

當然前提還是你的脊椎要禁得起考驗。

無論當年本田的工程師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在設計、調教S2000,

無論那究竟還算不算是宗一郎時期的本田,

不變的卻是對"競技"同樣崇高到讓人五體投地的無盡追求,

可以無視一切刻意討好或者滿足普羅大眾的元素,

卻能讓心中長存熱血的每一個人都能用負擔的起的價錢品嘗到追求極致的孤高與絕對的純粹;

感慨的是,

回首這幾年我試過比S2000還要更快更瘋的車子比比皆是,

渦輪世代的車隨便一台都比人兇,

雙離合的誕生更讓手排看起來跟映像管電視差不多過時,

豐富到快要叫不出名子的電子系統更能讓三寶也變成賽車手,

我卻想不到有哪一台比CR還值得擁有,

更沒有任何一台能給我、哪怕只是S2000所帶給我的二分之一的鮮明和悸動,

偏偏這卻也是將近10年前的產品,

認真回朔S2000的緣起甚至是快要二十年前的事情,

明明這是一個造車工藝突飛猛進的世代,

怎麼車子給予駕駛的回饋與感動卻沒跟著一起,

甚至逐漸消失殆盡?

致,

那些逝去的美好記憶,

與內燃機如此觸動靈魂深處的曾經…

DSC_911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