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在雨中:Duke 390 ft. 106&102縣道

DSC_8544

已經快要想不起來,

上一次這樣說走就走,

是什麼時候?

從學生時代的理所當然,

到出了社會後逐漸變的奢侈而不切實際;

騎車遠行,變的浪漫,變的荒誕不羈,變的好像是不願意面對現實的一種逃避,

到底說心底對那風速、溫度與濕度的真切期盼,

卻也隨著年紀增長變得遙不可及。

所以當KTM找上我說要合作,又怎麼能抗拒名正言順騎車旅行的大好契機?

不知濕冷了多久的一月天,

總算老天賞眼,

昏暗間終於透出一絲藍天,

騎車吧!年過而立的男人除了事業與家庭,

是該保有些獨處的空間;

迫不及待換上塵封了好些時日的裝備,

轉動紅火電,啟動,收側柱,然後掛入一檔,

390規律的單缸怠速聲響打破了周六清早車庫裡的懶洋洋;

痛快!

好久沒有這種摩拳擦掌的期待著車庫門打開那一刻的慷慨激昂,

這是一段男人與二輪的get-a-way,

儘管日照時間有限,

山區的氣候也說不上穩定,

但單缸車規律的震動與共鳴所喚起、那年少時第一次跨上檔車的熱烈渴望和遙遠記憶,

正不斷的提醒自己哪怕只是段單日往返的短程旅行,

也足矣:

去趟平溪吧!

沿著106往平溪方向走,

如果天氣夠好再過平雙隧道,

從雙溪沿著102縣道往不厭亭那邊過去,

似乎是條再適合也不過的中程路線。

DSC_8456DSC_8464

簡單沖洗過車身後我從國道3甲往106的方向過去,

越接近山區天邊的烏雲似乎又濃密了些?

好在地面是乾燥的,

多少可以釋放一下許久沒有認真騎車的情緒。

106其實是條很適合Duke 390的路線,

緊湊的身形不只輕便也更有發揮的空間—尤其是過了平溪市區之後到十分之前、節奏相當輕鬆的連續幾組彎道,

很適合這樣靈活、動力又充足的大單缸盡情奔馳,

心情卻又不致太過緊繃。DSC_8474穿過了好久不見的平菁橋,

右側坐落著的古典日式建築在如此陰雨的襯托下盡顯雅致,

何不繞去看看呢?

過往來平溪,

總是求快求過癮的成分大一些,

但390實在玲瓏的身形所換來的機動性,

反而適合這樣臨時起意的尋幽探訪;

沿著橋邊的便道往下繞,

原來基隆河右岸的正是當年台陽礦業的招待所,

左岸的北海道民宿則是當年台陽礦業遺留下來的日籍高幹宿舍,

沿路吊掛著的大紅燈籠輔以這古色古香的日式建築,

倒也建構出相當有特色的獨特氛圍。

本想繞進菁桐老街,

不過迎面的人潮令腦海裡的念頭瞬間煙消雲散,

只是當我繼續向前,

反倒是平溪老街裡人潮遠不及菁桐與十分那樣摩肩擦踵,

尤其是橋頭第一家炭烤黑豬肉香腸的飄香實在不容錯過,

心一橫,反正老街裡也沒人,衝了!

DSC_8479

難得能騎車進老街,

也是很不一樣的體驗,

不過Duke 390嬌小的身形再一次發揮了作用,

市街地低速走行的便利度滿分!

只是突如其來的山雨,

卻也打亂了在平溪一帶閒晃的念頭,

DSC_8504DSC_8506

原本打算從望古車站那尋找慶和吊橋的源頭—慶和礦坑的閒情逸致,

也被斗大的雨滴打亂了陣腳;

胡亂的戴上了安全帽回到106主線上,

何不去莫內喝杯咖啡,

躲雨之餘順便重溫學生時代的美好光景?

今天的莫內似乎有些冷清,

三五成群的騎士們躲在屋簷下卻也顯得闌珊意興,

只是山雨來的快卻也去的快,

難道任憑這不過下午兩點卻已暗得有些蕭瑟的景致,

打壞難得獨處的短暫光景?DSC_8529往不厭亭前進吧!

快速的通過平雙隧道,

開闊的基福公路彷彿像是在對每一個騎士招手,

盡情地奔馳吧!

寬廣的四線配置與兩側遼闊的景致令行經基福公路實在是件令人期待的事,

但掃興的是山雨卻也不留情的就這麼又下了起來,

重點是這回的雨勢實在驚人,

號稱抗風雨的輕裝離破功真的只有一線之隔而已,

只是都已經過了雙溪、看到了102縣道往九份的標記,

好不容易來到了這條多是低速彎又好適合Duke 390發揮的場地,

又要人如何就這樣放棄?DSC_8539霎那間,

雨勢突然緩了好些,

原本被陰雨和綿密的樹林給遮蔽的柏油路面不再暗沉,

取而代之的是右側豁然開朗的雲霧與遠處的山嵐;DSC_8555隨著海拔繼續向上攀升,

天蒼蒼野茫茫的壯闊與騎士單行的壯志更一掃這深冬的煩憂與愁,

任由單缸車暢快的轉速與車速攀升,

任由清脆的高轉聲浪劃破這大山大景的萬籟俱寂,

任由我單騎的孤寂繼續喧囂在這雲端的雨裡…DSC_8563

有多久,

沒有這樣痛快的、自在的、隨心所欲的大騎一場?

而Duke 390,

確實也扮演著稱職的腳色,

可攻可守,

可以刁鑽緊湊也可以放慢樂活,

可以盡情的在彎路上撒野更能帶著你愜意的悠遊於台灣的大小鄉鎮與巷弄間,

更令人很難不打從心底愛上這台來自奧地利的稀客;

解身體的渴也好,

解想要奔馳的炙熱也好,

解年過而立之後想要壯遊卻總有些分身乏術的無奈也好,

就算我說不準下一次究竟是什麼時候,

但肯定不久,肯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