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rtist:Keiichi Kuwaii與他的Bad Land Japan

純粹,

是見到Bad Land Japan後的第一印象.

Article by VNZ, Photo by Josh Chang

那是一個晴朗的週五上午,

橫濱的天氣有些乾冷,

但卻是我個人認為光線最漂亮也最適合內燃機的那種冷;

MadVnz Production的一行人來到東急東橫線日吉站,

透過Rough Crafts老闆Winston Yeh的大力相挺牽線之下,

我們總算得以一窺這個日本首屈一指哈雷改裝廠的神秘面紗.

有一點是我很意外的:

當然我本身對哈雷的研究並不深入,

我本以為Bad Land的作品可能還是氣冷系列的Harley居多,

沒想到那天店面最多的反倒是VRSCA;

只見一票水冷哈雷一字排開,

不過倒也挺符合Bad Land那樣精緻十足的日式改裝工法,

不只是印象裡Harley的嘈雜, 粗曠, 流蘇, 甚至五顏六色的凌亂,

沒有多餘的鍍鉻裝飾,

更多了點Urban的俐落, 冷咧, 時髦;

那是一種純粹的美,

簡單卻極富Dynamic;

細數Bad Land的作品,

關於Accessories的拿捏總是恰到好處,

你會讚嘆Kuwaii San的眼光,

居然可以讓這些閃亮的巨大V-twin在褪去花白的金屬色澤後,

依然散發著不可一世的光澤,

如此內斂而鋒芒畢露.

這時我終於見到Kuwaii San,

為了隔天的橫濱哈雷展他早已忙了好幾天,

依然非常客氣的接待我們MadVnz Production Crew.

從23歲擁有人生的第一台哈雷至今,

Kuwaii San已經接觸這些巨大的V-twin們超過25年,

至於成立Bad Land也已經近13年;

我問他最喜歡哪一台哈雷?

他說他每一台都很喜歡, 但最愛的還是Pan Head;

我問他自己目前擁有哪個Specific Model?

他說當初為了生意周轉, 把自己的愛車們通通賣掉了…

” 偶而騎騎店裡的車就很開心了!” 他笑著對我說.

我知道他是帶著點不捨,

但為了理想,

如此犧牲似乎又算什麼?

這時我在他二樓的辦公室裡發現了一張Scatch,

” 這裡每一台車都是我親手設計”

除了配件以外,

Kuwaii San不讓客人干預他要如何改裝,

甚至連烤漆要考什麼顏色客人都不能管;

依照自己的意志,

Kuwaii San一筆一筆地勾勒出腦海裡的線條,

然後,

用日系工匠的細膩手藝將這些線條給敲打或雕塑出來,

令世人有幸見識到Mass Production永遠只能望其項背的工藝極致,

不只神功鬼斧,

更是至高無上的藝術創作;

那天我就見到店裡有一台Matt red的project bike – Super Fly,

看似銳利又複雜的前土除線條,

其實是用烤漆的折射與拉線去創造出來的,

誇張的細節實在令人嘆為觀止,

It’s not just a custom made Harley,

It’s a real piece of art.

結束了這次簡單的拜訪行程,

我們請Bad Land的Crew們來張大合照;

有趣的是經過短暫相處, 幾位性格靦腆的大男孩們,

實在跟他們兇神惡煞的外表兜不起來?

不過在我個人強烈要求他們擺出”山口組”的表情下,

還是成功拍了幾張凶狠的照片,

這時Kuwaii San也邀我們一同入鏡,

留下了難得的MadVnz Crew合影.

我其實很少真正Appreciate過Harley;

我知道哈雷的改裝淺能幾乎是無窮無盡,

但如此強烈的性格轉變實在令我對Kuwaii San的功力深感佩服,

從Mean Machine的一世狂野與粗曠, 不拘小節,

到彷彿博物館Collection般, 從頭到尾展現工藝之美,

是那樣的純粹,

那樣的無瑕,

他, 難道不是藝術家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