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交:柏挺與他的W126 300SEL

他曾經見證台灣經濟起飛時,

一個白手起家的壯年,飛黃騰達的光輝歲月.

他曾經垂垂老矣,

成為壯年一手打造的王國裡,大小嗤之以鼻的對象.

他曾經鬼門關前走一遭,

差一點就要被送進資源回收場解體.

這是柏挺和他的W126,

那晚我跟同行的山路痴漢實在沒法抗拒他:這台有著AMG Body Kit的300SEL,

尤其是後座還有一個別緻的小餐桌跟腳踏板,

所以我們棄Hardcore的911 3.2不顧,

決定跟柏挺來段老台北之旅,

重溫一下亞洲四小龍時代的民國80年,

台灣有錢人該有的範兒…

我們在徐州路上面Cruising,

這車Smooth的就跟新車一樣:

安靜無聲的內裝,

除了冷氣風箱的聲響你己乎聽不到任何聲音;

再來就是怠速,

沒有一絲老舊引擎腳傳來的惱人抖動或者飄渺虛無的怠速,

飽滿而深邃的加速力道,

依然有著老Merc那樣不疾不徐的調性,

無瑕的灰白內裝與窗外老舊的日式建築相輝映,

那晚彷彿就這麼物換星移的向前推進了二十多年:

我們是商場上共同奮鬥的好友,

正在300SEL討論著剛剛成交的案子或者上周末打球發生的趣事…

這時我留意到儀表板上ODO上刻著500,000km;

我開玩笑的問柏挺是不是換到了什麼殺肉不良品,

他笑著告訴我這台S-Class真的跑了五十萬公里…

我從沒想過一台車的Life Expectancy可以這麼驚人,

當然,

對計程車或者業務用車而言這樣的數字肯定不希罕,

但我無法想像的是一台經歷的50萬公里歲月洗禮的車,

彷彿昨日,

仍然有著出場時至少90~95%的水準;

但要讓一台50萬里程的車子維持在顛峰狀態,

可能要經歷無數次的引擎,變速箱翻修,

底盤零件絕對要換上好幾輪,

更別提難以維持的內裝condition…

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情,

令人願意花上無盡心血與金錢來維護有著如此里程的一台車的健康?

柏挺對這台車至死方休的情感,

多少解答了我的疑問,

或許不夠dramatic,

尤其溫文儒雅的柏挺在描述他與300SEL的故事時總是十分客氣,輕描淡寫;

早已超越人車關係的情誼,

最是細水長流;

當初從父親手中接過這台早已年久失修的W126,

那時對汽車一知半解的柏挺,

只能硬著頭皮的爬文,到處詢問,

為了就是把這個一路相伴的好朋友留在身邊久一點.

不知跑了多少修理廠,

逛了多少殺肉場,

看了多少國外文獻,

繳了多少學費,

引擎整理完換變速箱,

變速箱修完換內裝…

一點一滴,

從懵懂無知到如數家珍,

柏挺默默的的用熱情將這台300SEL發光,發熱;

君子之交,

莫過於此!

或許再累積下一個五十萬公里,

這台S-class還是會再度suprise me?

但我知道對柏挺或者300SEL而言,

他們的故事肯定不止如此而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