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在想,

家是什麼模樣?

小時候家裡管得嚴,

儘管波士頓的治安在美國稱得上數一數二,

父母親不喜歡我出門:

國小的時候,

每次去同學家玩不能超過兩個小時,

所以我出門就在趕路,

開什麼玩笑!

腳程不夠快,

兩個小時扣掉路程一下就過去了。

國中的時候念的是所謂的明星學校,

通勤的時間多,

留校的時間也多,

自然給了我各種理由可以晚回家。

從此放了學,

撞球,保齡球,卡拉OK,漫畫店…

反正晚回家也只是到頭就睡,

根本不用擔心早就入睡的老人家;

這樣的習慣一路持續到大學,

直到我去了Pittsburgh,

直到我當了兵,

直到我去了上海。

從小我常東奔西跑,

短期旅遊或者長期旅居,

卻從沒體會過那種隻身在外遭遇困頓的力不從心,

直到自己終究對獨自面對,

而最令你難受的,

絕對不僅只是離鄉背景的寂寞而已。

外國的月亮可能又大又圓,

卻比不上故鄉土地的芬芳;

每天托著疲憊的身軀回家,

迎接你的不再是陌生的街道,

是巷弄間萬家炒菜香和小朋友剛放學此起彼落的嘻鬧聲,

偶爾夾雜街坊鄰居的寒喧,

還有如暖陽般和昫,

父母親溫暖的臂膀。

這時我才終于明白,

我們都需要一個避風港,

不止為了遮風避雨,

而是當你明白現實有多麼不盡人意,

卻總有個地方,

無時無刻都在那裡為你守候,

無論你是好是壞都願意包容,接納你。

那是一種無與倫比的厚實安全感,

在你堅強或者脆弱的時候,

所以我們有了歸屬。

趁著眼睛開刀前我去了趟”經典車業”,

拜訪許久不見的月童大哥。

剛搬家的經典車業還在裝修的階段,

緊湊的作業空間裡堆滿了各式零件還有工具機台,

這搬牽確實是倉促了點。

我穿越了鐵皮搭建的廠房,

正午的熱氣薰的我幾乎睜不開眼睛;

當我回過神,

鐵網圍成的空地裡,

停滿了各式各樣等待整備的經典。

他們有些完整,

有些殘缺,

無論是等待修復或者整理細節,

看得出來這些歷經歲月的戰友們,

每一台都是主人心裡的寶。

他們有些細數著曾經的輝煌,

有些儘管隕落卻從沒凋零,

只是選擇在光鮮之後,

安祥恣意的享受著片刻安寧還有午後艷陽,

並且正準備和主人繼續下一段旅程。

這裡,

是家。

是他們的家,

經典車業用他們的信念還有夢想編織出來的避風港,

給了他們歸屬,

為他們與主人的下一段旅程開啟了希望之窗。

Vnz從不寫廣告文,

也從沒有收受過任何人的好處,

但我真心認為,

經典車業有如此崇高的理念,

必需要廣為人知;

也或許透過狂人日誌這樣的小小網路平台,

我可以盡綿薄之力,

幫助經典車業一起為台灣乾凅已久的用車文化盡一份心。

如果你跟你的老戰友還有一段未完成的旅行,

如果你迷戀上一世紀的美好回憶卻對翻修,整理毫無頭緒,

如果你喜愛Rally,對內燃機有著莫名的熱情;

歡迎你,

這裡有你的家人,你的夥伴,陪你一起實現內心深處的夢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