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chanical, Manual, and Mild: Chapter One

彈指之間,

連退了兩檔。

在極輕微的換檔頓挫後,

二檔 4500 rpm,

車身滑過 Apex,

完美的退檔減速出彎。

彈指之間,

21 區評價測光、高精度 AF

sensor、與超音波馬達的配合下,

瞬間已經找到最好的曝光條件與精確對焦。

啪一聲,

反光板升起,

1/4000快門速度,

一張完美曝光與對焦的照片正在存入記憶卡中。

不可否認的,

當純手排已經不再是 performance car的唯一選擇,

底片在專業領域也已經退守的年代。

當少了面對圈速的壓力,

也不必面對客戶對於出圖速度的要求,

我們可以奢侈地,

踩下煞車,跟趾,退檔,出彎;

拿出測光表,

邊思考邊設定光圈與快門速度,

然後按下快門。

的確,

這年頭隨手都有一大堆量化的數據證明雙離合器與數位影像的優勢。

我們不打算說服性能數據控,

也請不必試著說服我們。

就算體驗過 M-DCT,

長期持有過DSG,

我們還是選擇純手排。

也許這是一種不必要的堅持與信念,

但我們就是享受在手腳並用與車對話的過程當中。

在享受過 1.8T 與 2.0T 兩代讓 VAG 車迷進入渦輪化時代的名機以後,

嘗試 大排氣量的 Hi-Rev NA

引擎又變成了另一個夢想。

然而,

隨著環保法規與油耗測試的日漸嚴格,

Hi-Rev NA 已經漸漸絕種,

若得加上純手排這個 Manual Transmission Pals 的必要條件,

更是難上加難。

小型房車配上大排氣量自然進氣引擎及純手排變速箱,

能選的真的不多。

第一次遇見 B7 RS4,

是在太古利奔時期的內湖 S 專屬 showroom,

然後是在短命的天母 S showroom。

不同於一般的 Audi,

由 Quattro GmbH 獨立生產的 RS 車系,

雖然在各方面都算是 VAG車迷的攻頂指標之一,

但在評論犀利的英國媒體口中,

RS 車系的操控樂趣排名一向都不怎麼樣。

我曾在非 VAG迷口中聽到這麼一句直接的評論︰

說到操控樂趣,

壓根兒不會想到到 Audi。

2006 年,

Audi 推出了R8 與 B7 RS4,

傳統 Audi 改裝迷心中的那種高增壓大馬力引擎不見了,

4.2 Hi-Rev V8 與5.2 Hi-Rev V10 讓熱中大馬力的傳統粉絲們大失所望,

但英國媒體卻給了這兩台車款極佳的操控評價。

五顆星!

沒錯,

與 M-power及 911 並駕齊驅的五顆星。

接著 TT-RS / RS3 / RS5 的出現,

雖然在 track time 與某些數據上不輸或是小勝競爭對手,

但是操控又再次被各國媒體認為過於穩定而無趣。

再者4.0 V8 twin turbo 與 2.5 L5 turbo 馬上要開始廣泛地用在下一代的 S/RS 車系上,

高轉 NA 不再。

B7 RS4 與 R8,

代表了 Quattro GmbH 這一段專注高轉 NA與操控的時期。

也許沒有辦法讓輕鬆地改裝讓動力大幅度升級,

但它們的操控與車體反應,

終於讓 Quattro GmbH 的車主也能享受 The thrill of driving。(註: 英國性能車雜誌 EVO 的 Slogan)

或許是知道自己龜毛的可以;

也或許是在車廠看了太多人的經驗。

有太多的原因,

讓我除了老波子以外一直很排斥購買 used car。

所以最好有新車可買,

要不然至少車況也得近乎完美,

再加上限定顏色,

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因此尋找的RS4的事就一直拖著,

其間因為厭惡上車後左腳踩空的感覺,

也曾妥協地看過一些手排 hatchback,

甚至考慮自辦 E90 M3 6MT…

直到 2011 年夏天,

跨上 CB400 準備環島的那個下午,

好友來了通電話,

終於有機會與這部 5N藍及它的主人見到面。

認識了車主以後,

我知道那些疑慮與心結都可以丟到一邊去。

它,

就是要陪我到到汽油列為管制購買物品的 RS4;

如同要陪我到120 底片停產的 503CW 一樣。

於是,我與 RS4 的故事就這樣開始了…

後記:

專欄主人狂戀著手排與機械相機。然而,RS 車系的熱血程度畢竟也只是 Mild,因故取名 Mechanical, Manual, and Mild.

專欄主人:
RS4Ever

從事電子業。

可能是出社會前遵循了太多老師與長輩的意見。

所以出社會後,

就算跟一般理工科學生一樣當著工程師,

還是努力地秀出與眾不同的一面。

你說他熱血或不夠熱血,

他告訴你應該只是MILD 的程度而已:

喜歡咖啡,

卻一直沒下定決心入手 La Marzocco GS/3;

喜歡底片機,

卻卡在中片幅不敢玩四物機;

喜歡有機械感的車,

卻還沒勇氣收藏老 Porsche。

他喝著自己手烘的咖啡,

拿著快要被時代淘汰的底片機,

左腳抽筋右手扭到還是要開手排車,

到底是矯情還是真性情,

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