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night in Macau – 午夜東望洋

國小還在拜讀車壇老前輩趙文川所編寫的車狂新天地時,

每年總有那麼一次會看到關於東望洋GP的種種消息;

兒時記憶裡的東望洋是一段輝煌歲月,

每年的11月份在各大主要國際賽事結束之際,

眾車隊們就會移師澳門來個終極對決,

不管事隸屬哪個region的rivals,

只要在F.I.A.規範裡你們是同一組別就可以上場較勁,

也因此除了封街舉辦的GP格外引人入勝之外,

時常上演諸如JTCC與BTCC同在Touring Car組別大亂鬥的情節更是一大賣點;

這次趁著第58屆澳門格蘭匹治大賽的機會還有好友熱情贊助下,

Vnz總算能親眼見識一下這個充滿傳奇歷史意義的賽道,

但是今晚我們不講成績,

歐陽若曦或者喪鈞跑多快早已不是重點。

相反的,

我們要帶著各位狂人們趁著午夜時分重新開放的Guia Circuit來趟冒險之旅,

走過每一段直道還有彎角,

重溫每一個記憶裡的光輝歲月;

幸運的話,

說不定還可以跟午夜巴黎的男主角一樣回到過去,

跟喜拿或者是麥當奴一起訴說當年勇…

我們沿著友誼大馬路來到葡京酒店前面的主看台,

開始了這段如夢似幻的旅程。

葡京灣,

這個不知讓多少英雄好漢栽在他手裡的神祕彎道,

說起來真讓人膽戰心驚:

在水塘與東方彎這樣連續大直線配高速彎的洗禮之下,

拼得你死我活的車手們早已忘了緊接而來的葡京彎竟是如此低速而狹窄,

也因此打從周四的練習時段就有不少車手們在這裡失誤撞車,

或者是太晚煞車直接衝進直線底的緩衝區;

穿過陸橋底下的第二個右彎我們接著來到了加思欄馬路,

也是在一連串貫穿市區的大直線與彎道之後首度出現的狹長上坡道,

可以想像的是全力奔馳時必定十足壓迫,

考驗性能之外還要些勇氣。

左側依山而建的民宅在右側午夜澳門的璀璨街景對比下顯得格外寧靜,

如此緊湊的視覺衝擊大概也僅只有這樣辦在市街上的GP才有吧?

順著微微的右彎之後我們經過仁伯爵醫院前的短直線,

然後來到了嶺南中學旁的左彎,

巨大的吊車似乎說明了這個彎不好惹;

在這裡要為各位狂人們說明一下,

已經舉辦58年的Macau GP面對事故的經驗豐富,

舉凡任何時常有事故發生的路段都有大型吊車隨伺在側,

任何事故一發生就可以直接出動吊車將事故車輛吊離現場,

避免長時間的比賽中斷。

緊接著映入眼簾的,

就是東望洋酒店與聯合國大學軟件技術研究所(過去的婦產科醫院)前的刁鑽右彎,

也是俗稱的"產房彎",

連接了海邊馬路之後的山路賽程中後段。

這個十足縮緊的右彎說不上深但是角度挺大,

算是挑戰性十足;

話說東望洋酒店在夜裡真是十足嫵媚,

大型霓虹燈看板不提,

一樓的酒吧店名居然叫"花心公子聚樂部"真是十足給力呀!

坐落在斜坡上的歐式建築還有一旁水泥鋪裝的道路,

美的彷彿王家衛電影裡的街景一般不切實際。

不過Vnz簡單Google了一下似乎是成人聚樂部?

這就有待去過的狂人們來說明一下了。

經過一段不算短的直線後接著一個左彎,

再來就是俗稱劏狗環的右彎;

不過這一段周邊都只有矮牆跟澳門夜景而已,

未免有點太寂寞了些…

接下來的幾個連續彎道周邊總算又恢復了些人煙,

第一個左彎的內側還有一棟漂亮的洋房,

不知道是哪個澳門巨擘的豪宅?

接在右彎之後開始的是一段頗具斜度的下坡,

Vnz甚至得要稍微施點力氣在膝蓋上才能避免越走越快;

這時劏狗環那隱約傳來了直列四缸斷油前夕的吼聲,

驀然回首,

有台改裝了Feel’s大包的白色Honda Civic Type-R FD2正朝著我們拔山倒樹而來,

K20A高轉的鏗鏘有著本田性能車一貫的猖狂,

在這條東望洋封街賽道上卻有著說不出的協調,

好似這樣的場景早已是命中注定一般,

卻依然令人怦然心動…

總算坡度比較平緩之後又來了一個稍微上坡的左彎,

望遠一眺,

不遠處正是澳門financial district的天際線,

只是迎面的右彎又急又窄由不得你分神,

稍有不慎推頭撞牆絕對不在意料之外。

右彎之後的上坡直到似乎不如預期的寬敞,

大面積樹林覆蓋之下堪稱段賽道直線之中最tense的一段,

很快劃過摩囉園之後又是一個窄右彎,

這時的賽道早已不如先前寬敞,

大約只剩下不足兩線道的寬度可能連超車都稍有難度;

一路穿過澳門電信博物館還有出租洋房,

我們來到了海角遊魂彎:Dona Maria Bend ll

這個以19世紀葡萄牙女王Dona Maria為名的彎道不偏不倚的座落在,

也可能是整個賽道裡面最深的一個左彎,

看不見的出彎點令人不寒而慄,

回想第50th Macau GP的Touring Car賽事,

當時AC Schinitzer 320廠車跟英國Honda的DC5正拼得難分難捨,

正是在這個彎道理AC耍步術用二號車將DC5給頂了出去;

仔細端詳了一下彎內的十字架雕刻,

在這樣午夜時分竟然有著些難以親近的疏離,

海角遊魂彎的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彷彿昭告著世人這個彎道就像女王一般凡人勿試…

告別海角遊魂彎後隨著兩旁建築物逐漸增加,

總算回到了市區的範疇,

只是直線底的髮夾彎正不懷好意的向我們招手;

這是整段賽道最窄最急的右彎,

tricky的7米左右寬度配上進出彎點高低差,

雖說速度低卻也不好處理,

只要路線不對絕對是推出去當活動路障的份。

接著的下坡路段可說是豁然開朗,

匯入漁翁街之後開始進入了東望洋賽道的高速路段。

只是早已體力不支的Vnz終究不敵計程車的誘惑,

選擇打D走完最後的幾個大直道跟彎道。

過了漁翁彎之後就是水塘北角賽道,

01年佐藤塚磨駕著無限F3即將衝線前夕全力加速的高轉浪聲猶然在耳,

很想知道那種既期待又怕有個萬一的心情是怎麼回事?

過了水塘北角彎之後的水塘大直道正是起跑線與Paddock, 主看台所在,

此時Vnz與同行友人的內心是激動不已;

想想1983年Aryton Senna曾經技壓群雄率先通過這奪得第一屆F3冠軍,

此時此刻的我們竟是如此的相似,

跟那些在賽車上留名青史的人重複著相同的事,

美中不足的大概是少了三級方程式的音頻之外,

取而代之的卻僅僅是柴油Corolla的咕噥聲罷?

我們一路衝過了被主看台還有港澳碼頭包圍的水塘彎,

接著來到了最寬的大直道,

只見柴油Corolla聲嘶力竭的檔檔紅線卻還不見下一個彎角的蹤跡,

深不見底的直線更令Vnz對即將到來的東方彎充滿著各式的遐想;

據說很多老一輩實際到此走一回過的台灣車壇前輩們表示,

礙於台灣欠缺這樣類型的競賽場地,

鮮少有人真正能夠克服這樣高速進彎的恐懼。

試想著五檔或者六檔(當然,這年頭也有可能是七檔),

緊貼著護欄左側然後收個油往右側的Apex點幹進去,

只為了盡可能的比對手早一點搶進下一個直道底的葡京…

看看那些GT3廠車進彎的on-board都230km up了,

我想這就是東方彎特有的魅力吧?

很想知道,

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比賽當日看著轉播螢幕上那些貼著牆走的車,

有些甚至把後視鏡都給蹭掉了,

搖晃著近彎,

然後搖撞著出彎,

卻還是要全力加速…

大夢初醒,

工商銀行的巨大看板正提醒著我這一圈如夢似幻的旅程已告尾聲。

Vnz內心總有些惆悵,

畢竟下一次有機會在踏上這裡也是一年之後的事情,

但最令人遺憾的是終究沒能遇上洗拿一面?

不然肯定有著聊不完的話題。
無論如何,

Macau! I will be back.

分享